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你这个光吃白饭的!你还会不会做事情?我们人鱼之歌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你……你……!我要……我要打你!我要打你!”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谁更厉害!来啊!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眼见这两人开始斗狠,艾罗连忙连滚带爬地向着蓝色远方的位置跑了过去。一直到了他们的身旁,这才转过头,带着些许无奈的表情望向自己身后还在打闹的成员,叹了口气。
“你的公会开始打架了,你都不管管吗?”
宝石的声音显得十分的平淡而无力。刚刚听到他说话的声音的时候,艾罗甚至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听一个垂死的病人在说话一样!
他低下头,看了看躺在地上闭目养神,容颜憔悴的宝石,说道:“我的公会里面也有一大堆事情,他们吵吵闹闹的,让他们发泄一下也好。倒是宝石会长……你这个模样……”
宝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吐出。
旁边一名蓝色远方的成员说道:“本来我们都想着那个女人会在晚上来袭击,但是等了一晚上她都没来。还以为她不来了呢,结果在太阳快要升起前来了!这实在是太突然了,我们都很困,会长好不容易振作精神想要抵抗,但结果还是……”
说到这里,这名成员给自家会长留面子,也不多说什么了。
艾罗双手叉腰,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随后,他转过头望向那边聚集在一起商议的天堂之手,说道:“他们看起来还行啊?莫不是那个女人并没有攻击天堂之手?”
一说到这里,宝石·蓝的身体就随之抽搐了一下,似乎是被点到了什么最为痛苦的死穴一般。
在纠结了许久之后,他依然闭着眼。而旁边的那名蓝色远方的成员则是再次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们也被攻击了。但是……毫无疑问,天堂之手的战术能力的确比我们强……虽然他们当时看起来也很狼狈,但却并没有受什么伤,仅仅是衣服破了,灰头土脸之类的。相比起我们来……”
话说到这里,就停顿了。
艾罗的目光也是在这些蓝色远方的成员身上一一扫过。的确,他们的身上现在全都带着伤,一个个的不是用绷带缠着胳膊就是缠着脑袋,俨然一副经历了大战的模样。
见此,艾罗略微点了点头,说道:“看起来情况的确不是很妙啊……那么,今天晚上怎么办?我们还要怎么防备那个死亡女神?”
“不……我不玩了……不玩了……”
一句让艾罗等待了许久的话,现在终于从这个会长的嘴里吐了出来。
艾罗微微一愣,看着躺在地上的宝石·蓝,在稍稍停顿片刻之后,他说道:“不玩了?什么不玩了?”
“我……我不继续了……我们要回去……要回去交任务……然后……我还需要养伤……我不玩了……那个女人……太卑鄙了……偷袭我……两次……”
看起来,结果已经决定了呀。
蓝色远方的众人现在也的确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似乎真的不打算再搭理这场似乎没有结束的战斗了。
“但是……但是在我走之前……”
默默地,宝石抬起手臂,伸进自己的怀里,哆哆嗦嗦地,将那一叠地契抽了出来——
“我……我要求……交易……我不能……让……让……天堂之手……得逞……!”
艾罗的嘴角,保持着一种平淡。
但是在这位人鱼之歌公会会长的心里,却是默默地……笑了。
“现在可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我们可是碰到一个变态来攻击我们!”
在表面上,艾罗却是显得十分的惊慌,他连连摆手,说道:“宝石会长,现在的情况可没有那么简单了,这不是生意不生意的问题,是我们现在必须团结的问题!我们必须——”
可是,还不等艾罗说完,躺在地上的宝石却是默默地摇了摇头,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惊恐的表情。
连带着两边的那些蓝色远方公会的成员,现在也全都一声不吭,纷纷转过头望着自家会长。
“我不行了……我不能……不能继续打下去了……”
在缓了两口气之后,宝石艰难地转过头,目光瞄向那边正聚集在一起开会的天堂之手的成员,继续说道——
“我不能……不能让……天堂之手得逞……我有任务……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我不能失败……所以……所以……!”
刹那间,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猛地抓住了艾罗的手腕,这个动作让他一时间有些害怕,想要挣扎逃脱,但却发现这个受伤严重的家伙手上的力量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弱的迹象!
“我……要求交易……地契……归你……!只要能够……淘汰……天堂之手……怎样……怎样的条件……我都答应……”
原本,艾罗还以为这个蓝色远方的会长整天只知道耍帅,是一个看起来外强中干的家伙。
但是现在,他的脸上却是带着些许的恐惧,还带着些许的怯弱……这已经不仅仅是外强中干所能够形容了,而是好像在恐惧着某种东西一样的表情!
阻止天堂之手对他来说是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吗?
现在看来,这似乎并不是什么私人恩怨,而是在他的背后……那个名为深渊的公会,才是让他如此恐惧的源头吧。
“……好吧,我答应你。”
艾罗伸出手,接过那些地契,将其好好地藏进怀里。
见此,宝石才松开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但是在让艾罗自由离开之前,他似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一般,硬撑着说道——
“最后……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既然你和……天堂之手真的……是朋友……那你……为什么要……背叛他们?”
艾罗摸了摸自己怀中的地契,脸上露出了一抹十分邪恶的笑容,十分淡定地说了一句——
“没办法,因为你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嘛。”
任务物品已经得到,而蓝色远方也是自认为地和人鱼之歌之间达成了协议。
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蓝色远方的成员们互相搀扶着,默默地沿着那些向上的阶梯前行,慢慢,慢慢地,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
…………
………………
“呼……”
艾罗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成员身旁。
刚才宝石拿出地契的动作自然也是被自家公会成员们尽收眼底,此时布莱德和忌廉两个人的“交战”也算是结束,所有人都再次围了过来。
“会长哥哥!你……用了什么方法?他们为什么愿意把地契那么轻而易举地送到我们的手上啊?”
看到可可脸上的疑惑,艾罗只是微微一笑,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随后笑着说道:“虽然目的达成,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能放松警惕。尤其是这场戏,我们还必须继续演下去。”
旁边已经恢复修女打扮的玛歌略微摩挲着自己的光明法杖,说道:“有这个必要吗?现在……守护者一方的实力已经不容置疑了吧?”
玛歌说的的确没错。
经过这两次的打击之后,作为进攻方的公会中已经有很多获得了足够的耳朵。在数量锐减的同时,还有大量的进攻方的冒险者公会看到死亡女神的战斗之后完全丧失了战斗意志,已经收拾包裹走人了。
剩下来的公会总体实力并不算强,要说继续留在这里也只能算是在硬撑着。这样的硬撑并不能让他们的战斗力有任何的提高,反而让他们的心中开始弥漫起了一股没有着落的孤寂感。
在这种情况下,守护者一方还有最为强大的天堂之手在进行镇守,可想而知,那些山贼的生命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保下来了。
如此一来,真的没有没有什么必要继续演戏。相反,人鱼之歌手中的耳朵数量实在是太少,还是需要好好规划这次的任务才行啊……
众人都望着玛歌,随后转过头看着艾罗。
很显然,大伙儿也都很认同玛歌现在的决定,都觉得需要尽快完成手中的任务。
“我说会长,就算我们不想要杀人,那么至少……要求他们割下一个耳朵,放他们一条生路这种事情,总能够做到吧?”
忌廉也有些急了,毕竟距离任务结束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六天,而这六天的时间里面还有三天需要用在返程的路途上。现在人鱼之歌所收集到的耳朵数量总共也不超过十只,还有一大半的任务没有完成呢。
对此,艾罗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坐在原地,思考着现在的处境以及将来可能发生的事实。在经过了一番思索之后,他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任务方面,我已经有方法了。不过可能不会是你们所想象的那种方法。另外,这场戏还必须要继续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