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关爷,是不是立刻灭了它们?”
说着,魔魈晃了晃手里的古金破冰镩,关横却道:“别着急,要杀它们不会比碾死臭虫更困难,不过做事也得一劳永逸才行,咱们暂且先进入溶洞往前走,不必刻意去寻找对方下落,等它们自己送上门更好。”
“呃,也对。”闻听此言,魔魈表示赞同。
“走。”紧接着,关横催促白瞳妖狳往前带路,这家伙只得战战兢兢的向溶洞内趔趄而去。
……
另一边,巨大地底溶洞内的道路上不断传出窸窸窣窣声响,有数以百计的坚壳尸蜱在接踵而行,它们涌向洞外好像只是单纯的为了觅食,而并非发现洞外来了不速之客。
数息后,“轰”的一声爆响骤起于洞内,大片火浪翻卷掠过,百余只尸蜱被尽数吞没,化为了灰烬,而后,关横他们好整以暇的从旁边走过,就仿佛尸蜱根本就没出现过一样。
“妖狳,像这种坚壳尸蜱有多少?”
“这个嘛……”
听到关横的问话,白瞳妖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稍一思索,这才小心翼翼说道:“具体的尸蜱数量我还真不太清楚,但是像刚才你们在溶洞内烧死的规模,最少还有数倍。”
闻听此言,若桃皱眉说道:“小小一个地底溶洞内竟然有几千只巨大尸蜱?你是在夸大其词吧?”
“不不,关于这个,我真的没有说谎!”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白瞳妖狳一口咬定自己的推断没有错,它还坚持言道:“尸蜱窝巢内有上千只的规模,这绝对不是夸大,甚至说,我这还是说少了呢。”
“说少了?”听它这么一说,几个姑娘互相对望一眼,脑海中浮现起如潮涌般的群虫出现之情景,都感到有些恶心起来。
芫歆道:“不管怎么说,看到那些尸蜱之后,必须立刻弄死,眼不见、心不烦。”
“说得对极了。”古桑女开口:“我最讨厌大群的恶心虫子了。”
“放心,到时候我来出手。”旁边的若桃嬉笑道:“你就躲在我身后瑟瑟发抖吧。”
“去去去,别瞎说,谁会发抖了?”被她这么一调笑,古桑女登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气得跺了跺脚。
“嘘,噤声。”突然,关横把手指竖在唇边,示意大家压低声音,放慢脚步,姑娘们和群兽都依言照做,就在数息后,众人赫然听到附近传来阵阵“沙沙沙”的细微声响。
“这次又是坚壳尸蜱吧?”
“肯定是啊,这洞里又没有其他种类的恶心虫子。”
“注意,等到对方靠近一点再动手,免得放走漏网之鱼。”
“放心好了,我们心里都有数。”大家此时用眼神互相传递讯息,来做无声对答。
就在几个呼吸间,发出连串细微声响的家伙已经摸到了大家头顶附近,眼看着它只要往下一个扑纵,就能落在任何目标身上,而后疯狂撕咬,将其弄死。
但此时此刻,众人却齐刷刷抬起头,看向那个预备动手的家伙,顿时吓得它魂飞魄散。因为这个悄无声息摸过来的坚壳尸蜱怎么也没想到,己身的行动根本就没瞒过人家耳目,可笑自己才是懵然不知的那个笨蛋!
“唧嘻嘻,既然来了,那你就不要走了!”
“唰啦啦!”说时迟,那时快,邪蛁虫母出手如电,霍地释放出数道火劲细丝,将对方紧紧缠住。
“吱吱吱!”被火劲细丝匝住身躯节足,疼得这巨大尸蜱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
“不用再叫了,我送你上路吧!”虫母冷笑不止,只是稍一用力拉拽细丝,对方的身子就随着噗呲声响化为了几爿碎肉,噼里啪啦的掉得满地都是。
“哈哈哈,老大威武!”旁边的金螫王大笑道:“杀得真痛快!”
“那你也可以来试试。”说着,邪蛁虫母听了听远处的动静,随即继续道:“对面十余丈外似乎又来了不少,你带着黑螫在前方埋伏,正好可以打它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个好主意,那我就照老大的吩咐试试。”说着,金螫王打了个唿哨,又扬声叫道:“小的们,跟我走!”
“唰啦啦——嗡嗡嗡——”说时迟,那时快,群螫振翅声陡起,已经朝着正前方急掠而去。
就只是几个呼吸间,彼端便传来了阵阵急促暴响,“嘭嘭嘭!”那是掠影黑螫从天而降攻击数十只巨大尸蜱的声响,尽管对方的数量和体型都在黑螫之上,只可惜凶悍程度差得太远,很快,尸蜱就被全歼了。
“扑通!”最后一具尸蜱残躯瘫倒在原地,紧接着就被黑螫吐出的腐蚀黏液融化成一滩血水。数息后,关横他们也到了这里,此处,正好是地底溶洞内最后一个双岔路口。
“尸蜱窝巢在左边,矿脉的入口则是在右边尽头,咱们先去哪里?”
听到卿凰这么问,关横稍一思索,便说道:“先去尸蜱窝巢吧,因为到那里也就几步路远,等灭了它们,咱们也好踏踏实实寻找矿脉,省得之后在对方身上浪费时间。”
“有道理。”
他这话说得合情入理,大家都点头附和,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带路的白瞳妖狳却有些撑不住了,这家伙原本就受了重伤,又领着关横他们到处奔走,此刻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几乎就要瘫倒在地。
“呼、呼、呼……”大喘粗气的白瞳妖狳说道:“我、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再这么下去,还、还不如杀了我呢!”
“你想死?好啊!”魔魈此时气势汹汹的一瞪眼:“魈爷立刻就成全你!”说罢,它就想动手。
关横却道:“等等。”
“关爷,难不成您还想给这个家伙求情吗?犯不上吧?”
魔魈撇了撇嘴,说道:“像这种废物渣滓,死一个少一个,省得在咱们面前碍眼,再说了,它已经走不动了,带着这个家伙,那不是给咱们自己添麻烦吗?”
“不,我不是想拦着你杀它,咱可没那么好心。”关横随口道:“不过现在直接杀了它有点浪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