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神世界
小說推薦衆神世界
苏业是收起圣域魔法器,从自己的空间之戒中不断拿出黄金魔法器。
那位卡哈罗则不一样,附近的黄金战士或圣域战士开始借给他各种圣域神力装备。
苏业换的很快,但神力装备穿戴麻烦,卡哈罗的战友一起帮他穿戴,场面非常热闹,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
等卡哈罗穿戴完毕的时候,苏业已经飞到城墙外,在悬浮的魔法书做完了半张试卷。
带着全国人民的希望,卡哈罗走向苏业,双方相距百米站好。
卡哈罗以右手斧拍击左侧的盾牌,大声道:“苏业,我为你挑战圣域的勇气喝彩,同时也认可你的天才!战斗的世界,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超越位阶的压制!你如同当年的亚里士多德,黄金之位,圣域之能!那么,这一战,我会把你当旗鼓相当的对手!”
“我同样如此。”苏业道。
“按照规矩,你先对自己使用三个防护魔法。”卡哈罗大声道。
苏业点点头,分别使用了水之袍、钢铁铠甲和圣光之甲三个黄金防护魔法。
“很好,那么,我要进攻了!”卡哈罗双眼一瞪,金黄色的神力宛如泥浆一样涌动,包裹全身,猛地冲向苏业。
以苏业为中心,90米内泛着土黄色。
与此同时,一根又一根两人合抱的巨大石英岩石柱从地面浮起,悬浮在苏业身后,一共有十八道,每一道都两人合抱,足足十六米长。
卡哈罗在迈入守护之土的一瞬间,身形一顿,肩膀一矮,受到天赋重压的作用,身体仿佛背着上千斤的巨物。
随后,一只只土黄色的透明之手凭空出现,密密麻麻攀附在他的双腿上,向下拉扯,让他的脚步变得凌乱。
呼……
黑黄色的沙尘骤然涌动,密布整个领域,遮挡卡哈罗的视线。
这样一来,两军大多数人的视线被风沙遮挡,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十八根巨柱或从天空坠落,或从半空横撞,或从侧面横扫,或从地面突击,同时攻向卡哈罗。
卡哈罗一脚踏在从地面钻出的石柱,身体上升,身形一扭,避开横扫而来的石柱,突然纵身一跃,又一根石柱从他脚下砸过。
他宛如一只灵活的豹子,把飞来飞去的石柱当成了阶梯,踩着石柱跳跃奔跑,总能躲开密集的攻击。
突然,波斯大军一方的传奇大将哈斯廷大喊道:“我方投降!”
无论是波斯人还是希腊人,都一脸茫然。
卡哈罗刚冲进风沙弥漫之中,可能还没碰到苏业,波斯大将怎么就宣布投降?
难这位大将通过沙尘看到了什么?
所有的石柱收回。
沙尘中的卡哈罗满面通红,额头上青筋毕露,整个人仿佛要燃烧起来。
自己连圣域力场都没有外放!
“为什么!”他愤怒地转身,望向波斯大将。
但是,波斯大将一脸平静,一言不发。
沙尘消失,领域收回。
卡哈罗立刻回头望向苏业,目瞪口呆。
双手一软,斧子和圆盾咣当两声掉在地上。
苏业身边,四个小苏业分列两侧,每个人面前都浮现一支闪烁着七重光芒的魔法长矛。
这些魔法长矛的光芒有些刺目,附近甚至形成了元素空白区,所有元素全都被排开。
苏业面前也有一支,一共五支。
但是人人都知道,苏业拥有天赋魔法重生。
等于十支。
“七元素之矛……”
双方大量的战士与魔法师认出这个魔法。
这是典型的战士克星。
卡哈罗后背的软甲慢慢变色,被汗水打湿,
所有人看着卡哈罗,眼前仿佛看到,在漫天沙尘之中,五支突如其来的七元素之矛洞穿卡哈罗的场面。
苏业道:“贵方的大将太小心了,我相信以卡哈罗的实力,最多会被一支七元素之矛击中,这种伤势,对他无足轻重。”
卡哈罗脸都黑了,说的真轻巧!
如果这一矛击穿胸腹四肢无所谓,要是击穿头部,传奇大祭司都救不活自己。
“我认输!”卡哈罗象征性举起双手,又迅速放下。
随后,卡哈罗冲苏业竖起大拇指,道:“厉害!没想到你经历了地狱之战和阻击之战,竟然还保存实力!这七元素之矛,足够你用到圣域!强!你很强!”
卡哈罗说着,手中空间之戒一闪,一根粗大的石柱突兀地出现在温泉关前。
这石柱足有两米高,质地漆黑,表面浮现淡淡灰斑,光滑油亮,甚至能倒影人影。
图腾之上,雕刻着复杂的纹路,纹路之中,仿佛有鲜血在流动。
在图腾柱的最上端,刻着一个抽象的熊头。
卡哈罗轻轻抚摸着先祖图腾,叹息道:“部落衰败,与其放在我手里,不如给你吧。或许,你们魔法师能发挥先祖图腾的用途。”
卡哈罗说着,转身离开。
“等等!”
卡哈罗转身,就见苏业向他抛出英雄黄金长矛。
“你把先祖图腾赠送给了英雄,我也将长矛赠送给英雄。”苏业道。
“好!”卡哈罗干脆收下,转身走回波斯大军。
地傲天屁颠屁颠跑上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扛起数千斤的图腾柱返回。
如同一个婴儿扛着一棵大树。
另外四个圣域战士紧紧盯着往回走的卡哈罗。
卡哈罗走到近处,只是轻轻一摇头,继续向前走。
突然,温泉关中,科莫德斯带着斯巴达战士们整齐地喊叫。
“苏业!”
“苏业!”
“苏业!”
苏业突然感到有人的叫声非常响亮,仿佛有穿透人心的力量,于是扭头望向斯巴达方阵。
一个身穿黄金铠甲,披着鲜红的披风,头顶横鬃红羽冠的圣域将军骄傲地地站立在斯巴达战士中。
和肌肉鼓鼓的科莫德斯不同,这个人身上的肌肉格外匀称,没有任何过度的膨胀,每一寸肌肉都仿佛精心修剪,比例完美,充满难以言喻的美感。
那一身大理石般的肌肉,甚至能吸引男人去抚摸。
他站在斯巴达战士的最前面,强大的气息宛如火焰在黑夜中燃烧,格外醒目。
苏业差点骂出声。
列奥尼达你跑来做什么?
我已经改变历史了,你来这是咒我的吗?
都已经快忘记那个温泉关之战了!
不祥之兆!
列奥尼达的左右两侧,各站着两个武装到牙齿的少年战士,著名的双子两兄弟,波鲁克斯和卡斯托耳。
苏业强颜欢笑,向列奥尼达三人挥挥手,毕竟这三人当年在斯巴达和皮提亚赛会都支持过自己。
三个人也笑着向苏业挥手。
温泉关全城人不断大喊苏业之名,声传数里。
波斯大军的气焰瞬间消散。
剩下的四个圣域战士相互看了看,竟然没人换装,没人上前。
苏业叹了口气,传遍双方大军。
“看起来,对于波斯人来说,圣域战胜黄金的难度太高。这样吧,我不再使用七元素之矛,你们敢不敢进行对战?那柄长矛没了,我抵押的英雄神力护盾,可是神殿出产,价值两百万金雄鹰。你们如果没有足够的抵押物,还是直接认输算了。各位希腊的兄弟,你们说是不是?”
“是……”
希腊人齐齐大吼。
坦佩谷惨败的影响,正在慢慢消退。
希腊将领们望着苏业的背影,眼中充满感激与赞赏。
原来,还是小看了苏业,原本以为苏业只是为了赚点神力装备,或者打压波斯的士气,看来,苏业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希腊人的士气。
如果今天的魔法影像在全希腊传播,那么,希腊人将更加无惧波斯人。
“我来!不过……我的抵押物不够。”特拉蒙说着,拿出自己所有的贵重物品。
传奇神力装备、圣域勋章和一些军功勋章,算了算,一共不到五十万金雄鹰。
“我帮你!”
那位波斯大将拿出拿出一件价值五十万的传奇神力装备。
苏业诧异地看了一眼那位传奇波斯大将,哈斯廷。
波斯将领和魔法师一愣,纷纷出手。
“这是我的圣域魔法师徽章,留着也没用!市价五万金雄鹰!”
“苏业是魔法师,我押魔源徽章,一枚一万金雄鹰,不占你便宜,一共十二枚。”一个波斯圣域魔法师道。
双方的魔法师都露出怪异之色。
接着,一些波斯魔法师竟然纷纷拿出用过的魔源徽章,有的魔源徽章已经完成无形法袍的叠加。
战士们大都不在乎,只有极少数的战士面露思索之色。
魔源徽章,背后的意义可不同。
不仅希腊有魔源徽章,其他各地的传奇魔法师们都在这个方面达成一致,各地都有魔源徽章。
魔源徽章的表面价值是从各地魔法组织中换取奖励,至于无形法袍那个魔法看上去毫无价值,真正的潜在价值,是一种传承。
不多时,特拉蒙凑足价值两百万的抵押物。
“开始?”
“开始!”准备好的特拉蒙向前走。
苏业张开守护之土领域,然后,收回四个黄金化身,又再次外放。
他和四个黄金化身,齐齐念诵相同的咒语。
“六元素之矛。”
希波双方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