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玉帝感到莫名其妙,“那凤仙郡守推翻供桌,我若不罚他,凡间那还会有人继续供奉我等?这孙悟空也是忒多事。”
“陛下,那孙悟空口口声声言称,那凤仙郡守只是无心之过,平日里爱民如子,凤仙郡百姓多受其恩泽,纵然有错,略施薄惩便可,何必如此大动干戈?”那太白金星道,“更何况凤仙郡百姓何其无辜?三年未雨,饿死百姓无数,这却是……却是…..”
他到底没敢说这是玉皇大帝的不对,说道一半儿就不说了,不过玉皇大帝却是领会了他的意思,但不仅没有丝毫内疚,反倒愈发怨怼起来,“朕身为天庭之主,如今不过是惩罚区区一个凡人,这孙悟空便要闹腾不成?”
“这泼猴的确无力,不过他往日里就是此般张狂,如今他在南天门外不肯离开,可如何是好?”哎,你说啥就是啥吧,不过这孙悟空该怎么打发?
“你出去将这番因果说与他听,他若是肯听,便让他离去。”玉皇大帝没说不肯要咋办,这事儿他也为难啊,上次大闹天宫可是折腾得不轻,要是再来这么一回,又该找谁帮忙?前次先是二郎神挡住了孙悟空,又有太上老君祭出金刚琢,后来又有如来佛祖出马,才降服住了孙悟空,如今难道要再请他们么?
太白金星无奈只好领命而去,仗着自己此前给孙悟空通过消息,有一份人情在,到了南天门外把这番话说了一遍。
孙悟空却是不管,“俺老孙先前便说了,那郡守只不过是无心之过,凤仙郡百姓更是无辜,玉帝下令三年不给凤仙郡降雨,又在披香殿里设下米山面山,这不是让凤仙郡百姓去死么?如此不仁不义,还有何脸面当这个玉帝?”
“俺今日非得为凤仙郡百姓讨个公道不可!他若是不肯出来,俺老孙便打进去!”说罢孙悟空便抡起金箍棒朝南天门打过去,那厢里四大天王且战且退,他们也不敢和孙悟空打出真火来,只能一边抵挡一边好言劝说。
孙悟空使铁棒东打西敌,更无一神可挡,只打到通明殿里,灵霄殿外,又被王灵官挡住,动静直接传到了玉帝的耳朵里,玉帝慌忙派人求援。
谁曾料游弈灵官来到兜率宫外之时,却见宫门紧闭,童子言称太上老君云游去了,却不知何日返回;原来那太上老君已然知晓发生了何时,上次沈隆等放回青牛,他却是欠下了孙悟空的人情,于是一时不好出面。
游弈灵官赶紧前往灌江口寻找二郎真君杨戬,谁晓得那杨戬也避而不见,梅山兄弟也是一个也不在,留守小神言说真君兄弟出外降妖去了。
待游弈灵官走后,杨戬才对梅山兄弟说道,“我等先前在花果山造孽甚多,幸得大圣不曾埋怨我等,此番却是玉帝有错在先,我等也不好再得罪大圣啊!”
到了灵山,如来佛祖直摇头,“这猴子如今我也管不了啊。”上次在狮驼岭,孙悟空等已经落了他一层面子,他可不想再触霉头,更何况凤仙郡靠近灵山,他对凤仙郡祭拜玉帝早有腹诽,如今眼见玉帝因为凤仙郡而倒霉,他怎么会帮忙呢?
游弈灵官遍游四方,几乎一无所获,回到凌霄殿中报于玉帝,玉帝越发羞恼,然则此时孙悟空已经击退王灵官,来到了凌霄殿上,已经没时间让他再去找人帮忙了。
二十八宿、雷府众神倒是把孙悟空团团围住,可他们也拿不下孙悟空啊,眼看再闹下去自己只能愈发丢脸,于是玉皇大帝只能黑着脸问道,“孙悟空,你待如何?”
“俺却是要为那凤仙郡中枉死的百姓讨个公道!”孙悟空逼退众将,金箍棒直指玉帝说道,“今日有三件事,你若是肯依,俺老孙这便离去,若是不依,便打碎你这凌霄宝殿!”
“大圣,你如今既然做了和尚,就该戒除嗔念方可,此前纵然有多番误会,说清楚了便是,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太白金星只能出来打圆场了,“不知大圣想让我等做些什么,若是小老儿能做到的,定然答应!”
他不好让玉皇大帝丢面子,只能把事情揽到自己头上了,于是孙悟空亮出了自己的要求,“那凤仙郡连年受灾,今后几年须得好生休养,从今往后凤仙郡的雨水得及时降下,保证凤仙郡风调雨顺,可能做到?”
“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今后若是有人忤逆上天,也只能降罚本人,不可连累无辜,可能做得?”
“那凤仙郡守一向勤政爱民,乃是不可多得的好官,尔等以后不能找他的麻烦,可能做到?”孙悟空一口气说道。
玉帝黑着脸沉默不语,这些事情要是答应了,岂不是打自己的脸么?说自己处事不公?可要是不答应,这孙悟空定然不会走人,若是让他继续在凌霄殿上闹下去,自己面子更加难看!一时间,玉帝陷入两难之中。
“陛下,孙悟空肩负护送唐三藏前往西天取经的重任,却是不好在天庭多留,还是赶紧让他下界去吧!”太白金星不得不提醒道。
呵呵,这猴子若是去了灵山,料想如来佛祖也讨不到好去,一想到这里,玉皇大帝倒是有所释然,勉强答应了孙悟空的要求。
孙悟空随即下界告于众人,凤仙郡守感激不尽,随即大开佳宴,款待众人;沈隆等在凤仙郡停留数日,然后告辞离去,继续向西而行。
此时光景如梭,又值深秋之候,五众行彀多时,又见城垣影影,正猜测如今身处何地之时,忽见树丛里走出一个老者,手持竹杖,身着轻衣,足踏一对棕鞋,腰束一条扁带,众人便上前道个问讯。
那老者闻言,口称,“有道禅师,我这敝处,乃天竺国下郡,地名玉华县,县中城主,就是天竺皇帝之宗室,封为玉华王,此王甚贤,专敬僧道,重爱黎民,禅师若去相见,必有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