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一群狂躁了的蜜蜂追着刘禅等人从上林苑追到了未央宫,愣是没有放过这群家伙,每个人身上都被叮了最少七八个包包。
就这还是因为汉朝的衣服足够的宽大,能将身体各处全部包起来,可就算是如此,那少则七八个,多则十七八个的包包也是非常要命的存在,不过毕竟是在内宫,跑出来,赶紧躲入房间内就好多了。
听着外边嗡嗡嗡的叫唤声,脸已经很自然的肿起来的刘禅扭曲的躲在门后面看着面前这群被蛰得惨兮兮的小伙伴,不仅没有因为刺痛而痛哭起来,反而哈哈大笑。
“你还有心思笑啊,你听门外。”曹冲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三厘米大的蜜蜂,在他脸上蛰了三四下,手背,后颈,还有腿上,也都被蛰了好几下,痛的人都快抽搐了。
“没事,我们守好门,它们进不来。”刘禅颇为爽朗的说道,对于他来说能这么快躲进来,没被继续蛰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刘禅也不怎么在乎。
不过经历了这么一次,刘禅对于他爹所谓的劫后余生也有了认知,别的不说,这种事情真的很刺激,而且也真的很欢快,当然除了现在脸和手很疼以外,其他的也都罢了。
“你们咋样?”奥登皮糙肉厚,再被蜜蜂袭击的时候,第一时间启用了金属化状态,硬扛了过去,再加上进入金属态之后,对于生物毒素的抗性非常强,奥登虽说被蛰得第二多,但并不怎么痛。
“痛死了。”司马恂惨兮兮的说道,他被蛰了二十几下。
实际上这群家伙还算有点人性,在跑的时候,至少知道不丢下曹冲和荀绍两个病秧子,还知道让奥登纳图斯拽着这俩玩意儿赶紧跑,否则就曹冲和荀绍两个废材体质,怕不是被蛰死的节奏。
“我最惨了。”邓艾靠着门板惨兮兮的说道,他跑的时候,第一次是跑错了方向,等于说被蜜蜂多追杀了一截,故而被蛰的次数也是最多的,足足有三十多次。
以至于到现在邓艾身上已经有很多处都肿了,不过还好被蛰得最惨奥登,邓艾,司马恂,刘禅的体质都非常强壮。
其中奥登就不说了,这就是一个牲口,这货要不是当时被一群蜜蜂袭脸,大脑空白,然后慌不择路,就凭他那一身金属化的皮肤,这货自己就能强行割蜜,只不过太年轻了。
邓艾虽说被蛰得最多,但人家天生内气,肿是肿了点,但不会要命的,这个规模要是放在曹冲和荀绍身上,那要命的概率很大,但放在邓艾身上,也就是长长记性。
司马恂,这就更不是问题了,司马氏魔鬼培育班出来的,毕竟是司马家的嫡系,都是孙子,司马儁岂会厚此薄彼,来铁衣先穿上,所以一身腱子肉还是有的,被蛰了二十多次,没啥的问题的。
至于说阿斗,再怎么说刘备对于阿斗的培育从未停止过,再加上刘备的小老婆和大老婆生总是生女儿,所以刘备拿阿斗当继承人培育,所以阿斗的菜只是看起来而已,本身素质也挺不错。
故而真要说惨的其实是曹冲、荀绍、周不疑三个倒霉孩子,这仨身体都不是很好,体质偏弱,在这种被蜂群袭击的过程之中,哪怕有奥登等人的保护,也没被少蛰。
十下左右,对于三个家伙来说都已经属于难以忍受的疼痛了。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邓艾的脸已经迅速的肿了起来,眼睛因为这种肿胀已经眯成了一条线。
“当然是想办法跑啊。”荀绍无可奈何的说道,他被蛰的不太多,但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有些呼吸困难了,不过还好身上总是带着药,吃了几颗,情况稍微好了点,但这可不是什么好感觉。
“这个殿很大,我们要不试试翻墙从另一边出去,然后绕道跑掉?”奥登纳图斯提议道,“继续呆在这里蜜蜂倒是进不来,但我担心你们说的那个姐姐跑来了怎么办?”
“只能这样了,还好我们来的地方比较偏僻,没有什么宫人,否则早就被人发现了。”司马恂捂着脸,有些想要流眼泪,没办法,偷自家的东西本身就已经很伤心了,结果不仅没有偷成功,还被反杀了。
“走走走,赶紧跑出去,然后去医科院那边,希望今天是张爷爷当值。”曹冲颤抖着腿,这蜜蜂的毒素对于那几个牲口来说也就最多是肿胀两下,但对于曹冲和荀绍来说,真的是能干掉他们的。
一群人小心翼翼的开窗从后殿跑路,再次感谢刘桐出去玩的时候,将宫女都打发出去休假了,宫殿的打扫只维持每周两次,使得刘禅等人直到现在还没有暴露。
几人翻墙从后殿跑出,准备绕路离开,这群张春华养的蜜蜂就算是聪明,也无法做到分兵围追堵截这种事情,故而得以让刘禅等人躲过了一截,而一群人赶紧往出跑。
“仓舒你还好吧。”刘禅等人绕过了那群蜜蜂之后,赶紧往出跑,但跑着跑着曹冲出现了眩晕的情况,人也跑不动了。
“我头晕。”曹冲呼吸明显有些紊乱,距离靠近到这个程度,奥登等人都能听到,刘禅等人见此不由得有些慌。
“奥登,你背着仓舒,我们赶紧去医院。”刘禅有些慌,但明显慌而不乱,赶紧指挥奥登说道。
“好的。”奥登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自己浪了,赶紧将曹冲背起来,而荀绍则从自己袖子里面的兜囊里掏出一粒药丸,赶紧喂给曹冲。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荀家人一半身体都不好,所以总是装着药,虽说不是完全的解毒药,但也有一定抑制的效果。
“赶紧去医科院。”刘禅大声的指挥着奥登说道,“你跑着最快,不用顾忌我们,赶紧去。”
奥登纳图斯也没说什么,背起曹冲就往宫门方向跑,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说是走小路翻墙什么的,直接从宫门跑出去算了,至于说被发现之后,处罚等问题,以后再说。
轻重缓急这种事情,他们还是能分清楚的。
“你呢?”刘禅看向荀绍询问道。
“我虽说也有点,但当时出现了点问题之后,我就先服药了,仓舒可能是因为身体恢复的较好,所以没带药。”荀绍无可奈何的说道,“而且这种东西是不能乱吃的。”
中医药的核心是一人一方,很多东西都是有毒的,给这个人吃没事,给另一个人这么下药就未必没事了。
所以荀绍一开始没敢给曹冲喂,就是怕出问题,他们俩不是一个病情,至于被蛰了之后中毒问题,这药确实是有一定解毒的效果,哪怕不怎么对症,但本身就是给荀绍调配的,多少有点效果。
“那就好。”刘禅点了点头,然后也往宫门方向跑了过去。
另一边,好几个蜜蜂已经去通知它们的蜂群女王了。
正在绝望的指挥人收花生的张春华看着好几个蜜蜂飞过来,在她面前跳八字舞,没反应过来,隔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这意思不就是危,求救吗?
当即张春华安排其他人帮忙盯着收花生,然后自己赶紧跟着蜜蜂往暖房那边跑,结果跑过去发现暖房门大开,里面只有少量的蜜蜂,而且周围有艾草烟熏的痕迹,而蜂箱里面的蜂蜜也没了大半。
张春华愣了愣神,第一反应是有人偷自己的蜂蜜,而且很自然的锁定在几个崽子头上,毕竟这年头干跑到上林苑祸害的崽子也就这么几个,曲奇和张春华都处于半放任状态。
不过随后张春华就发现问题所在了,一群蜜蜂表示它们成功驱逐了那群偷蜂蜜的贼。
“你们先将其他的蜜蜂叫回来。”张春华摸了摸蜂箱里面的蜂后,然后蜂后就开始通知其他的蜜蜂,于是几个蜜蜂又沿着刘禅等人跑路的位置飞了过去,去通知其他的蜜蜂回来。
“那几个崽子估计是打主意了,但是没拿到。”张春华将蜂箱盖好,让蜂后继续指挥蜜蜂采蜜,然后开始分析事实情况。
那种情况下,张春华可不觉得刘禅那群家伙还能记得偷蜂蜜,不玩命的跑才怪了,遇到蜜蜂袭击,人都是恨不得多长几条腿。
“算了,去找的卢问问吧。”张春华叹了口气,蜜蜂的智力太低,只能表达很简单的意思,太难了的话,就表达不了,还是找的卢,的卢还是非常聪明的。
于是张春华在另一个暖房那里找到了的卢,的卢正在可怜兮兮的啃树皮,张春华有些奇怪的看着的卢,这啥情况?
“刚才谁来这边了?”张春华看着的卢询问道。
的卢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表现出来了一群人的神情。
“阿斗他们?”张春华再次询问道,的卢表示是的。
“蜂蜜呢?”张春华看着的卢询问道,的卢有些懵,我做的这么谨慎你怎么发现的。
“果然是你这个家伙!”张春华气呼呼的冲过去抓住的卢的鬃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