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大首领英明。”
肖沐笑着赞了一句。
“不要拍我马屁。”
伍劫无奈的挥了挥手,“你有城隍位业,让你参与怎么都能算是一份助力。不过,战利品你就别想分了,若是你能立功,我倒是可以想办法为你筹集一下能量果实,助你突破到神灵境中期。”
说着看了肖沐一眼,正神境修为之下,这一眼似乎能把肖沐看透。
肖沐境界的提升速度让伍劫心里泛酸,悻悻道:“你步入神灵境才几天,就开始为步入中期做准备了,你小子的进阶速度,真是让人妒忌啊。”
肖沐哈哈一笑,算是回应。
伍劫的话让他感到满意。
目前,他最需要的就是能量果实。而之所以提出参与围攻昌明雷公,纯粹是为了积累对付神灵的经验。
至于围攻昌明雷公的战利品,必然是以神灵位业为主,而肖沐最不缺的就是神灵位业。
因此这战利品他要不要其实无所谓,借机获得能量果实方是最好的选择。
向伍劫告别,离开孤直山,肖沐回到自己的住处,就开始筹划接下来的行动。
首先不外乎继续想办法获取能量点,由于伍劫已经答应了围攻昌明雷公和暮林村之战带他参与,届时必有能量点收获,这个目标暂时可以放在一边。
其次则是能量果实的获取,想办法将境界从神灵境初期提升到神灵境中期。
伍劫已经答应围攻昌明雷公时若能立功,就为他筹集步入神灵境中期所需的能量果实,这个目标同样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最后就是寻找白府君的行踪了,包括三皇墓那边探索五行遗址以及黄渊那边探索崩碎空间古老神庙的情况。
不过,这两方暂时都没有信息回馈,肖沐只好耐心等待。
三天之后,中午的时候,正在闭关的肖沐突然有所感应,忍不住睁开双眼。
这时,他便看到,自己面前青烟缭绕,香火气弥漫,香火进入身体,滋润着他的心灵,自身神圣的气息不由自主的散发出来。
隐隐约约之间,肖沐内心感应到一处遥远的所在,自己的神庙里面传来了动静。
肖沐熟稔的闭上双眼,神念当中,通过神相联系的神眼却睁开了。
肖沐眼前立刻出现了陌生的场景,一张供桌上摆放着一尊香炉,香炉中烧着变异香。
香火释放出的青烟不断涌入他的神相,供桌前方站着一个人。
“黄前辈好。”
肖沐一眼就认出了供桌前站着的这人身份,正是多日没有消息的黄渊,此时正通过肖沐的神庙和肖沐联系。
“肖小子,我今天就要去探索崩碎空间的古老神庙去了。”
黄渊直视肖沐神相,神色间透出毅然决然的表情,仿佛下定了巨大决心。
“我祝黄前辈探索顺利。”
肖沐有些疑惑,他并不清楚黄渊为什么要把行动通知自己,好在他也知道崩碎空间的危险。
“少废话。”
黄渊低喝一声,不耐烦道:“我联系你,不是为了听你废话的。崩碎空间危险太大,一进去就会和外界失去联络。”
“我之所以找你,是为了给你一个联系方法,方便在崩碎空间中联络。”
“黄前辈有在崩碎空间中联系外界的方法?”
肖沐听得一奇,紧跟着却喜道:“这样最好,如此一来,我就可以随时帮助到黄前辈了。”
黄渊给肖沐联系方法的目的正是为了方便求助,但听了肖沐的话,却不由老脸一红,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以为我是为了向你求助吗?”
黄渊嘴里嘟囔着,不情不愿的样子,却还是拿出一枚手指肚大的青色符篆摆放在肖沐面前的供桌上。
这青色符篆乃是用某种变异玉石做成,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至少成千上万个神纹,不间断的向外散发微弱却恒久的青色神光。
“这就是我要给你的联系方法,如果我需要帮助,就会通过这枚感应符和你联系,如果你发现感应符突然亮了,那就意味着我遇到危险,需要帮忙了,你要立刻赶往和你距离最近的我的神庙,通过我的神相和我联系。”
黄渊接着介绍了一下青色符篆的用法,紧跟着又拿出一枚差不多类似的青色符篆出来,右手握住,将一股能量输入符篆。
这时,两枚符篆同时亮了起来,像是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看起来就像是两只不断闪烁的青光灯。
黄渊接着道:“这种感应符即使处在不同空间,也一样可以保持联络。肖小子,探索崩碎空间危险太大,正神都随时可能遭遇殒落的风险,你可不要在我进去之后坑我。”
肖沐郑重承诺道:“请黄前辈放心,前辈进去之后,但有需要帮助地地方,随时和我联络,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为黄前辈做到。”
“但愿你没有骗我才好。”
黄渊突然深深的叹了口气,似乎依旧不是十分信任肖沐可以帮助到自己,却又带着别无选择的无奈。
“黄前辈多虑了,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做到。”
肖沐再次做出承诺,接着通过神相,将黄渊放在供桌上的青色感应符收了过来。
“随时留意我给你的信息。”
盯着肖沐的神相看了片刻,黄渊终于点头,留下一句话之后很干脆的走出了肖沐的神庙。
“祝黄前辈此行顺利!”
肖沐神相盯着黄渊的背影祝福了一句,等黄渊走后,这才将神念从神相中退出,返回自己的身体。
手拿青色感应符,肖沐观察了片刻,最终选择将这枚青色感应符挂在腰间显眼的位置,以免黄渊和自己联络的时候看不到。
※※※
半天之后,联盟总部,不落神山的正西方,毁灭峡谷,一处像是由无数玻璃碎片组成的奇特空间外面,黄渊盯着空间深处看了许久,才终于下定决心。
神念动处,神圣之力从黄渊体内涌出,眨眼间遍布全身,紧跟着这神圣之力向外散开,像是一个半透明的罩子一样将黄渊罩在了中间。
黄渊大踏步向无数碎玻璃组成的奇特空间走去。
他才刚一靠近奇特空间,那奇特空间便像是有了感应一眼,突然覆盖过来,将黄渊吸了进去。
奇特空间的外面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
三皇墓十四域中位于东北方向的庭皇域,庭皇域中部位置五色谷。
一道道变异了的五行之力从五色谷深处涌起,在半空中化形成一道道五行之剑。
剑气锋锐,每一束光华就是一道剑光,至少上万数十万柄五行之剑不断从地底冲起,在五色谷的半空中展开绞杀。
微弱的碎裂声不断响起,似乎连空间都被绞碎了,以至于在五色谷的谷底深处,空间出现了扭曲,有些空间由大变小了,有些空间由小变大了。
以至于同一个物体,在不同的地方,可能大小方面就会有巨大的区别。
此时,在五色谷的外围,上万道数十万道剑光之外,正站着两个老人。
这两名老人实力不低,每个人都是神灵境巅峰的境界,其中左边那人穿一件灰色长衣,带一副老花眼镜,头上现土地神相。
右边那名老人穿白色马褂,灰色灯笼裤,头顶现山神相。
这两名老人正是三皇墓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的两位元老,云武烈和金冥。
云武烈和金冥两人神色紧张的盯着五色谷中不断涌动的剑光,嘴角边都能看到没干的血渍,胸前衣服上大片的血迹极为醒目,显然都受了不轻的伤。
灰色长衣、老花眼镜的云武烈突然神色凝重的道:“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进入了。”
白色马褂、灰色灯笼裤的金冥伸手摸了一下嘴角再次溢出的淡淡血渍,有些凄惨的,“这处遗迹真是厉害,光是这种恐怖的五行剑光就足以将绝大部分异变者阻挡在外。”
“但幸好这些剑光是有规律的,每过三天就会出现十分钟的减弱,希望这一次能够顺利进去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哈哈!”
云武烈把话接走,受伤却豪情不减的瞪了金冥一眼,“老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小子是在打大首领手里神宝的主意。可是,我奉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否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大首领拿到的神宝,一定是土地神神宝,只适合我用而不适合你用。”
金冥嘴上一点也不客气,叫道:“老云,你这是白日做梦,我敢打赌,大首领拿出来的神宝百分之百是山神神宝,到时候你不要看着神宝归我眼馋的哭鼻子才好。”
“哈哈!等着瞧,老金,你做人太嚣张了,必然折损运气,大首领的神宝我要定了。”
云武烈哈哈大笑,声震山谷。
两名老者斗嘴的同时,却谁也没有疏忽前方山谷中的五行剑光。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剑光终于出现了短暂的减弱,绝大部分的剑光像是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山谷中杀气大幅度减弱。
“跳!”
云武烈大吼一声,当先跳进了山谷。
不过,在落下的同时,其身边五行之力和阴阳之力便同时涌出,化作五行神钟和阴阳护罩,一内一外护住了他的身体。
噗!噗!噗!
一道道没有消失的五行剑光袭来,一次接一次的不断斩击在云武烈的护身护罩上面。
五行之力崩开,阴阳之力散乱,云武烈将自身力量摧动到极致,很快便使出了土地神威权护身。
金色的神光如环状向外散开,土地神的神威和五行神钟阴阳护罩融合在一起。
神光波荡,五行神钟和阴阳护罩的外围顿时多出了一道道金色神纹,神纹增强了五行神钟和阴阳护罩的强度,任由一道道五行剑光劈在上面,被削弱了大半的五行剑光一时却无法将云武烈的五行神钟和阴阳护罩破开。
云武烈的身体直线下坠,像流星一样坠向五色谷谷底。
“老云,你老小子真无耻!”
金冥看到云武烈抢在自己前面跳进山谷,大骂一声,飞快纵身直下。
结合云武烈抵挡五行剑光的经验,此老直接展开五行之力和神圣之力,显化出两种护罩护住身体,同时释放出山神威权,利用山神神威增强五行神钟和神圣之芒的力量。
五色神钟和神圣之芒的表面覆盖了山神威权所化的神纹,神纹闪烁,一道接一道劈来的五行剑光都比挡住,金冥的身体急速坠向谷底。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这两名老人便先后落在了五色谷的谷底。
和谷外不同,谷底的剑光反而消失了,看起来就是一处平静所在。
不过,抬头上望,却可以看到上方的天空全部被五行剑光封锁,挡住了阳光,遮天蔽日,只剩下一道道剑光,目光根本无法透出。
“老云,快看,那是什么?”
金冥突然指着望着左侧远方,惊讶的冲着云武烈大叫。
云武烈转头向左侧远方看去,却当场呆住了。
在左侧,远方,五行剑光的起源位置,竟然立着一座古老的五色神庙。
而空中,所有的剑光都是从这处古老五色神庙里面发出来的。
“谁的庙宇?”
云武烈惊讶大叫。
“不会是五行……五行老祖吧?”金冥猜测似的说了一句,声音有些颤抖。
五行老祖,就是五行宗的开派老祖,是五行之力的执掌者,也是正神。
看空中剑光的威势,除了五行老祖这个正神之外,其他人的庙宇估计也制造不出这种宏大的阵仗。
而对于云武烈和金冥这种层次的异变者来说,一旦和正神遭遇,除了死亡之外,绝无其它可能,连逃跑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两人毕竟经历过大场面,看到五色神庙,虽然惊恐,却不慌乱,远远的盯着神庙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