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谯郡虽然面积不小,但大部分地域皆为平原地带,所以司马军真想要隐藏的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并州军侦骑四出,六大骑兵营往来游弋,一旦发现任何的风吹草动,各个骑兵营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所以司马伦的淮南军,如果真要是留在谯郡境内的话,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能把他们给挖出来。
中坚在苦县被司马军伏击的消息传到了并州军各营之后,诸将士都十分愤慨,皆发誓要为中坚营的兄弟报仇雪恨,但整个谯郡差不多都被犁了一遍,却始终没有发现司马伦的淮南军的踪迹,不光如此,就连原本豫州的军队也不知所踪,看来司马军已经彻底地退出了豫州,返回了淮南境内。
并州骑兵虽然已经达到了淮河的北岸,但未奉将令之前,没有人有胆量越过淮河,毕竟跨越淮南作战,那就是另外的一个概念了,在并州军没有做好渡河准备之前,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杨奋的前车之鉴还摆在眼前,明知对岸就是司马伦的军队,但他们依然只能是静候命令。
进攻淮南原本就在曹亮的计划之中,拿下兖青豫徐四个州之后,并州军将会顺势地平推淮南,并谋求一条迂回进攻洛阳的路径。
由于司马师在酸枣掘开了黄河大堤,造成了黄河水泛滥成灾,兖州和豫州境内数十里宽的地带沦为了黄泛区,如此一片汪洋,也隔阻了并州军西进洛阳的路线,所以并州军想要进军洛阳,就得另外开辟道路。
想要绕过黄泛区,就必须从淮南绕到荆州或豫州,然后再北上迂回抵达洛阳,虽然要兜一个大圈子,但在兜圈子的过程之中,曹亮便可以顺手地平定沿途各州郡,等到并州军兵临洛阳城下之时,曹魏的大半天下,已经尽在曹亮的手中了。
不过现在想要渡过淮河,可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本来淮河就是一条大河,水量充沛,现在黄河夺淮入海,使得淮河的水位一下子涨高了一倍还多,河水泛滥成灾,两岸的土地大片被淹,整个淮河水系浩荡汹涌,渡河的难度比平常要高出了几倍。
曹亮并没有急于的渡河,现在看来,司马伦是一个相当狡诈的人,有头脑,有智慧,越是这样的对手,越不可轻视,那怕他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孩,如果曹亮并没有引起重视的话,只怕会吃更大的亏。
中坚营的教训已经足够深刻了,曹亮可不希望自己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所以大军抵达淮河北岸之后,曹亮则下令各营兵马未奉军令不得擅自渡河,大军都暂时地屯扎在下蔡附近,等候渡河的命令。
下蔡原本是淮南的防御重镇,和寿春隔河相对,一直以来,都隶属于扬州管辖,是寿春通往中原的桥头堡,也是寿春防御体系之中最为重要的一座要塞,当初诸葛诞叛乱之时,便以下蔡为据点,并亲自带兵驻扎。
本以为司马伦也会极为重视下蔡的防御,会派重兵驻守这里,但并州军抵达下蔡之后,却发现这座要塞居然是空无一人,完全是一副被废弃的样子,这就不禁让人心生疑惑,这司马伦葫芦里卖得究竟是什么药?
他能跨越数百里的路程长途去苦县设伏,却将寿春的屏障性要塞完全放弃,行事每每都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对手,还真让人捉摸不透。
越是如此,曹亮便越发地谨慎了,现在黄河夺淮入海,想要跨越淮河,就等于是同时横渡黄河和淮河两条大河,浮桥的搭建难度也要比正常情况大得多。
想当初,并州军在白马渡黄河时,整整地准备了近一年半的时间,并精心地打造出了连弩飞石船这样的渡河利器,方能顺利地渡过黄河,想要想要横渡比黄河水量大了一倍的淮河,并州军如果没有充分准备的话,未必能轻易地渡过去。
曹亮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决定派斥侯潜过淮河之后,去察探一下淮南军的情况,只有掌握了淮南军的真正状况,曹亮才能做出相应的预案来。
斥侯兵并不是派出了一批,而是接连地派出了数批,因为跨江侦察的难度是要远远大于普通侦察的,斥侯兵渡河之后,就会陷入到孤立无援的地步,如果淮南军严密封锁河道的话,这些斥侯兵想要上岸,都会变得困难无比。
为了能顺利地突破淮南军的封锁线,曹亮特意地多派了几批斥侯兵潜过淮河去,万一这些斥侯半路被拦截的话,东边不亮西边也会亮。
这些斥侯都是在深夜里出发的,他们划着小船,悄无声息地接近了南岸,为了保险起见,这几支的斥侯兵是分开渡河的,以提高偷渡淮河的成功率。
整个偷渡行动异乎寻常的顺利,多路并州军斥侯兵登上南岸之后,发现这里压根儿就没有淮南军巡逻兵的身影,这委实有些太奇怪了。
按理说,淮南军如果想要指望淮河防线来挡住并州军的话,就必须要在淮河一线上大做文章,最起码的派大量的军队来驻守淮河紧要的河段,对于其他非紧要的河段,也会采取巡逻的方式,以保证在第一时间他们就可以发现敌军的动向,并可以及时向主将进行禀报,获得大批军队的增援。
可现在这些河段不但是无兵驻守,就连最普通不过的巡逻兵都不见踪影,如此重要的河段居然空无一人,难道说司马伦主动地放弃了淮河防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