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什么?独孤将军在城南遭遇一伙刺客袭击?楚记铁器铺掌柜康昌安在押送回府的路上三名黑衣人联手截杀?”
与此同时,王家祖宅。
王裕在听完白庆的汇报后,兀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的铁青。
王家盘踞太原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红果果地打王家的脸。
“属……属下无能,请家主责罚!”
白庆等一众王家暗卫单漆跪地,躬身道。
“成武呢?”
王裕负手走到白庆跟前,冷声问道。
“回家主,大统领得到消息,已经去城南救援独孤将军,我等则是带着朱邪晟和康昌安……的尸首先回来了!”
白庆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速速带人去城南!”
王裕沉默片刻,吩咐道:“另外,带人去刺史府,知会王刺史一声~!”
王裕心里清楚,眼下还不是对这些人问责定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保证独孤信的安全,如果连独孤信也出事了,那他们王家这下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朱邪晟和康昌安是他们王家发现并押送带回的,但其中一人却是在他们王家护卫的眼皮底下被杀害了,于情于理,王家都得承担主要责任;而独孤信这个禁军统领,若是在太原城出事,王家定然难脱干系,毕竟谁让王家是太原地界的地头蛇呢?
“是!家主~!”
白庆等人领命而去。
屋内,王裕沉着一张脸,负着双手,在厅内踱起了步子,坐在一旁的同安公主这时皱眉道:“独孤信遇刺,他们要找的关键嫌犯又遭遇截杀,对方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敢在太原城公然行凶?而且还对我们王家的人动手?”
王裕顿住脚步,叹了一口气道:“不管对方是何来路,既然敢在太原城内撒野,老夫一定要将他们揪出来!而且这伙人的目的恐怕不会这么简单,他们真正的目标,应该在……”
说到这里,王裕转身看向西北方向,那里正是太原城内的驿馆,里面住着李泰等炎黄书院师生!
同安公主自然明白王裕想要表达的意思,她心中微沉,面露忧色道:“对方竟是想对青雀不利?如此一来,短时间内咱们怕是不能动身回隋州了啊!”
话说她和王裕从岐州回祖宅本打算等解决完王仁表的事情,就立马动身回隋州的,但李泰是她的亲侄孙,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她都得照看好李泰,毕竟这里是太原,是她夫家的地盘!
“隋州肯定是暂时回不成了!魏王等人决不能在太原城出事!眼下还是看看成武能不能救下独孤信,并抓一两个活口回来!目前来看,我们在明,敌人在暗,而且对方对于我们的一切情况都了如指掌,我们必须尽快掌握对方的情况!”
王裕目光如炬,沉声说道。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王家虽然强大,但若是对对方的情况一无所知的话,必将时时刻刻处于被动,这是王裕绝对不想看到的。
同安公主默默地点了点头。
“报~!家主!大统领救回独孤将军了!”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见先前离开的白庆,此时快步跑进厅内,向王裕躬身抱拳道。
正在厅内焦急地踱着步子的王裕,眼睛顿时一亮,他转过身一脸大喜道:“好!太好了!成武现在何处?还有独孤将军情况如何?可否受伤~?”
先前他和同安公主虽然分析出了敌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是李泰,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保护李泰一行人的重任只能有独孤信等一干禁军来承担,王家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独孤信绝对不能有事!
再则,不管怎么说,独孤信都是北衙禁军的统领,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太原,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李二的雷霆之怒!
毕竟北衙禁军可是李二的嫡系、王牌部队,而这支军队的统领,某种程度上可是代表着李二啊!
“回家主,大统领已把独孤将军送往驿馆,至于独孤将军,他……他身受重伤,而且身中剧毒,大统领已命人在城中寻名医为独孤将军疗毒治伤!”
白庆战战兢兢地回道。
“什么?独孤将军不仅深受重伤,而且还中毒了?”
刚松了一口气的王裕,闻言又将心给提到了嗓子眼,他想了想,连忙道:“速速备马,老夫要去驿馆一趟!另外,你持老夫的名帖,前往城北回春堂,请公孙大夫速来驿馆为独孤将军诊治!”
回春堂是整个太原城最好的医馆,里面的坐堂大夫公孙良曾任前朝太医令,医术高超,但为人脾气古怪,即便是达官贵人他平日也不放在眼里,想医便医,不想医便直接令人抬走,当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早年王裕倒是和公孙良有些交集,这次王裕出面相邀,想必公孙良定然不会拂了王裕的面子!
王裕这也是听说独孤信当前情况糟糕,才想到让人去请公孙良的。
“是!家主!”
白庆领命而去。
没过一会儿,下人来报车马已经备好,王裕孤身出门,准备骑马赶往驿馆,可这刚一出府门,他便遇到了一个熟人,哦,不,准确地说是曾经的一个熟人!
“仁义~?你这是从何处回来?”
府门外,一名身穿华服、满身贵气的年轻公子,正抬脚欲进府门,差点就跟王裕撞了一个满怀,王裕定睛一看,忍不住微微惊讶道。
没错,这名身穿华服的年轻公子正是王裕“以前的”二儿子王仁义,如今的王家二房公子王新元!
和当初被囚禁时的穷困落魄相比,如今的王仁义衣着华贵,面色如玉、容光焕发,就如同朝阳一般,充满着蓬勃的朝气,从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的落魄,简直和当初被囚禁时判若两人!
这家伙刚过继到二房,便能有这身华贵的打扮,看来王揆倒是挺重视这个刚过继来的孙子!
“……家主!”
见到突然出现的王裕,王仁义亦是面色微惊,正想下意识地喊“爹”来着,他蓦地一惊,连忙改口道:“家主,仁义已死,如今站在您面前的是王家二房长子——王新元!”
王裕面色一滞,心中有些五味陈杂,虽然面前的这个儿子不争气、而且品行不佳,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的亲生儿子,如今自己的亲生儿子却跟自己如此疏远、简直形同陌路,王裕这个当父亲的,心里要说一点都不难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哦!新元呐,老夫还有要事,就不和你闲话了!”
王裕顿时没了问话的兴致,他朝王新元摆了摆手,直接出门而去。
至于王仁义是从哪儿回来的,这个他现在一点也不关心。
……………………………………
“报~!刺史大人,独孤将军在城南一带遭遇一伙身份不明的黑衣人袭击,冯捕头带人在城南巡逻正好遇见,最终协同王家暗卫将独孤将军救出,目前已把独孤将军送回驿馆~!”
刺史府后衙,早早起来的王燎原正在处理公务,忽然,一名衙役匆匆跑来,躬身禀告道。
官场之人,说话最是讲究艺术和情商,府衙的捕头去的时候,战斗已然进入了尾声,可是经这家伙这么一说,那冯捕头就好像是在这场营救中出了多少力似的,无形中算是派了冯捕头一个马屁!另外他只报告了独孤信被刺杀,却根本没有提及康昌安被截杀的事情,因为康昌安是被王家的人带走的,即便是死了,那也应该是王家头疼的事情,跟刺史府毫无瓜葛!
“什么?独孤将军在城南遇刺?”
王燎原听罢,那批复公文的手不由一抖,一大滴墨汁掉落在了书册上,但此刻他却顾不上管这些,他放下毛笔,起身问道:“独孤将军伤势如何?刺客可有捉住?”
那名衙役犹豫片刻,如实回道:“回大人,独孤将军他……他独自与二十余刺客交战,不仅身上不仅受了许多处伤,而且还中了毒,目前正昏迷不醒,冯捕头已让兄弟们遍请城中名医,去驿馆为独孤将军疗毒治伤!”
闻言,王燎原心中蓦地一沉,他没想到刺客的数量会如此之多,独孤信的伤势会如此之重,他负手在原地踱了两步,随即凝眉道:“传本官令,立即封锁各处城门,防止刺客逃出太原城!另外,持本官手令,立即去州府大营,责令方参军火速调集三千人马,协助府衙在城中搜索刺客!”
独孤信是禁军统领,竟然在太原城这样的大城中被公然刺杀,这可是太平盛世啊,当街公然刺杀朝廷高级将领,这无异于是谋逆造反!出了这样的大事,并州刺史府不可能没有任何作为,最起码,他们要将凶手给抓住,要不然在李二那边恐怕难以交待!
更何况,如今太原城内,可是有李泰这个皇子在这儿,刺客今日能够刺杀独孤信,来日说不定也可以去刺杀李泰,王燎原必须将这个危险给提前扼杀,要不然李泰万一真在太原出事儿的话,那他的政治生涯恐怕就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