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两天之后,努尔贵族区,选帝侯宫殿,黑石塔。
花了两天时间,弗雷德里克总算是从前小女王艾丽萨拉那里得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艾丽萨拉对整个战场的了解仅限于到艾萨里昂战死,远远看到曼弗雷德被莱恩背刺为止,后面弗拉德的事情她一概不清楚,小女王大体上将所有的消息全都告诉了弗雷德里克,只是隐瞒下了她是被莉莉丝女神安排的选择来到努尔找男爵,而是直接告诉弗雷德里克,失去了伊莎的赐福,自己无法即位成为新任永恒女王,也不可能返回精灵那边去,因此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努尔,她来找弗雷德里克了,这是她唯一的避难所。
弗雷德里克虽然非常喜欢艾丽萨拉,但男爵也不是没有智商的蠢货,他几乎立即意识到收留小女王将会伴随不小的风险,而且她现在力量全失,除了少数几个高等系魔法和几个死亡系魔法以外,艾丽萨拉那些最强大的生命系魔法全都失去了。
而且她体内的凯恩之血在失去了伊莎赐福的压制之后也时不时有发作的迹象,也就是弗雷德里克如今成长了,他在艾丽萨拉身边可以一定程度上压制凯恩之血的疯狂和嗜杀纵欲倾向。
聪明的男爵立即意识到不能够让艾丽萨拉的身份暴露,他马上以“艾丽小姐受过战争创伤”为理由,不让别人见她的真面目,在返回努尔之后立即将小女王送进了黑石塔之内,那是努尔保卫最森严的地方,也是他母亲艾米莉亚在不那么追求享受的时候的日常居所。
嘿嘿,今天妈妈不在家!家里我最大!
男爵当然知道艾米莉亚肯定不赞成收留艾丽萨拉,不过男爵有恃无恐,艾米莉亚对她的儿子显然是非常疼爱和重视的,只要把事情做成“既成事实”,让艾米莉亚被迫接受就可以了。
刚刚回到努尔,弗雷德里克只来得及去看了自己重病的贴身侍女一眼,只见原本英姿飒爽、英明果决,实力深不可测的诺艾尔依然还是卧床不起的状态,她持续发着低烧,说着胡话,偶尔醒来也是十分痴愚的样子,让弗雷德里克为止心疼不止,男爵不明白他的贴身侍女发生什么事了,他尝试着学着自己的爸爸莱恩的做法,将自己身上的灵能朝着诺艾尔体内输入了一点,诺艾尔似乎稍微平静下来,又沉沉睡去。
刚出卧室,一份紧急敕令就送到弗雷德里克的案头,努尔男爵瞬间头大如斗。
这份敕令是从塔拉贝海姆和北方前线发来的,署名者是新任的查理曼神选冠军沃腾和正义教会的改革者卢瑟-胡斯。
消息也很简单,沃腾和胡斯的“查理曼军”在先前的高光之后,马上就面临了不小的危机,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支军队表面上风光无限,但是其组织度和后勤补给都非常成问题,缺少足够的装备来源和军饷来源,虽然有帝国各领的贵族、平民先后捐献、皇帝财政的拨款和正义教会的一部分教会物资供应,但是对于沃腾和卢瑟-胡斯这种几乎接受所有投奔之人的军队来说供应依然捉襟见肘。
似乎是因为努尔在北方防线之上出力不多,又似乎是因为别的某种更加不可告人的原因,现在这封敕令发到了努尔,发到了弗雷德里克的案头,沃腾和胡斯要求努尔限时一个月的时间准备20000套标准制式装备和足够3万人军队4个月的粮食供应,至于费用,先支付一点点资金,多余的让努尔方面先垫着,沃腾以自己查理曼神选冠军和几大教会的名义担保,将在未来10年内分期归还。
弗雷德里克在接到这个敕令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这是一场极为严重的政治危机。
接受?且不说怎么搞到20000套标准制式装备和那么多的粮食,单单是限时一个月的时间,就绝无可能完成,弗雷德里克可以肯定,除非他打开努尔每一个仓库,强行征集努尔、威森领的每一套制式装备,否则绝无可能完成!
粮食也是同理,就算不考虑运输损耗和维护费,单是从布列塔尼亚搞来这么多粮食再运到前线,就绝对不止一个月!
敕令完不成,岂不是矛头直指努尔、帝国女爵和他这个努尔男爵?
那么,不接受?
完了,一顶不顾抗混大局、分裂帝国、不听号令、不尊重查理曼神选冠军的大帽子就立即扣了上来,到时候弗雷德里克几乎要立即面对道德上的绝对劣势和整个帝国的言论围攻!
再者,人家沃腾也不是白嫖,他们答应给钱的,只是分期10年付款而已,这个时候如果努尔男爵不答应,岂不是帝国的罪人?
弗雷德里克几乎没有什么处理这种级别巨大麻烦的经验,男爵看着这封敕令,脸上有汗,他不禁怀疑我们的队伍中是否出现了叛徒?
怎么办,要赶紧给刚刚到布列塔尼亚的妈妈发紧急消息么?弗雷德里克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份敕令,一个清丽动人,同时拥有着倾国倾城容颜和窈窕身姿的少女走进了房间。
她身穿着一件层叠牛奶色系努尔宫廷披肩长裙,惊人的好腰身被一条细细的腰带束了出来,淡亚麻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披肩而下,她的面容娇嫩如十五六岁豆蔻年华的少女,可气质却如同一个成熟姐姐,充满着公主的高贵气息,即使是保守的长裙胸口依然可以看到造型优美规模不大的饱满从领口上方露出了小半部分,扭动着盈盈一握的纤细小腰,前高精小女王艾丽萨拉从外面走了进来。
长裙下修长纤细小巧可爱的完美小腿上包裹着带着白色蕾丝图案的白色哑光天鹅绒连裤袜,一双粉嫩诱人又如阿瓦隆最高级白玉般的白丝小脚踩在一双黑色小皮鞋里面,可萝可御的艾丽萨拉从外面走进,小女王在进入黑石塔之后终于算是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和隐蔽的地方,她在弗雷德里克的安排之下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享用了一些对她来说不够高级和不够精致,不过已经算是最近吃过最美味的食物,然后弗雷德里克先从他妈妈那极为丰富的衣帽房里面随便取出了几件衣裙和几条上等的高级丝袜,让小女王先换上。
艾丽萨拉看见弗雷德里克送来的衣服心里嘲笑男爵真是标准的直男审美,不过她还是换上了衣服,由于艾米莉亚的身材相比起艾丽萨拉来说要矮小一些,所以小女王穿得稍显紧身,原本应该盖过膝盖的长裙也变成了裙边只到膝盖上方,她姿态很低,上来先是用高精标准的礼仪微微一福:“感激不尽,弗雷,我能叫你弗雷么?”
“当然,艾丽萨……我能叫你艾丽么?”弗雷德里克看着艾丽萨拉的样子,眼睛都直了,男爵故作高冷地咳嗽两声,又十分迫不及待的样子。
“当然可以,弗雷。”艾丽萨拉先是故作犹豫,然后立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给予了最大程度的肯定。
哦~这真是,太棒了!
弗雷德里克顿时有了一种升天的感觉。
你看到了么?德文!小女王来投奔我了,她选择了我,而不是你,我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好耶!
精彩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零八章,艾麗薩拉的智慧和野望相伴
男爵有点失态、强忍着喜悦和兴奋的样子让艾丽萨拉觉得很好笑,虽然她对自己的魅力极有信心,但……这也太好对付了吧?
不过想到收留她面临的压力、莉莉丝女神的指引和男爵对她的热忱之心,艾丽萨拉对弗雷德里克的印象也很不错,小女王轻而易举地就捕捉到了弗雷德里克之前难看的脸色和桌上盖着金色戒章的敕令,于是她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弗雷?我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当小女王了,既然你收留了我,我会尽我所能,为你提供一切协助的。”
“一切协助?”弗雷德里克忍不住立即想入非非,男爵强忍住躁动,心想对啊,艾丽萨拉有极为丰富的宫廷政治经验和政治手腕,这件事岂不是正好可以征询她的意见?
于是男爵将他遇到的困境告诉了艾丽萨拉,还拉过了一把椅子,让小女王坐在他的旁边。
艾丽萨拉稍微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小女王噗呲一笑,整个房间内回荡着她轻松的笑声:“弗雷,这有什么难的?这不是很简单么?来,我跟你说,要怎么对付沃腾和卢瑟-胡斯,或者给他们出主意的坏家伙。”
“怎么对付?”弗雷德里克立即追问道,男爵的眼中满是期待。
“首先,我们肯定不能接受,但肯定也不能不接受。”艾丽萨拉指着敕令上的文字,念给弗雷德里克听,小女王娇声说道:“但也不能故意拖沓和不做反应,这样也不对,这样看似乎我们怎么做都是错的。”
“是的,没错。”弗雷德里克深以为然,男爵甚至没意识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小女王的话术拉进了关系,成了“我们”。
“所以我们的第一步要这样。”艾丽萨拉身上清雅却带着致命魅力的体香传入男爵的嗅觉之中,小女王熟练地拿出鹅毛笔:“第一步,明确责任,制定方案。”
“我们首先起草一个《关于紧急筹备查理曼军武器装备和粮草军需的报告》,报告内容开头必须要支持大义和坚决拥护抗击混沌的基本方针和重要意义。”
“第二段,讲努尔接到敕令之后的日程安排和紧急部署,告诉沃腾和查理曼军,在接到了敕令之后,我努尔已经紧急调集了80条火铳,300副制式装备和足够1000人使用一个月的军粮,同时已经安排努尔各大工厂开始征集原料和熟练工匠。”
“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太敷衍?”弗雷德里克听了之后微微皱眉,男爵低声说道。
“既然他们这样逼我们,那我们也没必要跟他们客气。”艾丽萨拉直接写了下去:“因此,为了能够一个月之内完成物资军需的筹备,现在将方案交由查理曼神选冠军沃腾阁下审阅。”
“拟以查理曼神选冠军、神锤盖尔-玛拉兹的使用者沃腾阁下的名义,向帝国全领征集物资,具体的方案为:
向各大教会和瑞克领、米登领征集19000副制式装备,以及各种原料。
人氣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兩百零八章,艾麗薩拉的智慧和野望鑒賞
向索尔领、艾维领、斯提尔领征集足够28000人使用四个月的军粮。
向布伦瑞克军工厂和世界屋脊山脉的矮人征调1000位熟练工匠和800条火铳、50门大炮。
向帝国皇家巫师学院征调100位大巫师协助生产。
再向诺德领、奥斯特领、奥斯特马克领、霍克领征调200艘货船和2000匹驮马。”
弗雷德里克张大了嘴巴,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女王就接着说道:“直接命令人将这个方案送到北方前线去,等待沃腾阁下的批示。”
“如果沃腾阁下批了,那么这件事就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艾丽萨拉轻松地说道:“我们努尔就直接拿盖着沃腾阁下的戒章的文书,通传整个帝国,然后以神选冠军和神锤使用者沃腾的身份朝帝国所有行省强征即可,有人有异议?这可是沃腾阁下盖了戒章的!我们只是执行他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别说什么办不到,耽误了抗混大局,谁来负责?说理?自己去跟沃腾阁下说去!”
“那要是不批呢?”弗雷德里克喃喃问道。
“不批?努尔是帝国的学术中心,我们这份报告是集合了几乎所有专家的智慧和血汗才设计出来的最优方案,如果沃腾阁下觉得不合理,那正好让他另请高明。”艾丽萨拉游刃有余地说道:“等他拍板即可。”
“…………”弗雷德里克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
“很显然,如果沃腾阁下不批或者不答应,那等于他已经默认我们完不成或者做不到,那问题就很简单了,或者接受我们开的条件,或者找别人去。”艾丽萨拉接着说道:“如果沃腾阁下批了这个方案,那绝对会令帝国大乱,贵族、平民、教会、巫师们没有一个能够接受的,我们根本不需要执行,这件事就会立即传到卡尔-弗朗茨皇帝的耳朵中,皇帝是聪明人和优秀的政治家,他一定会出面制止这种疯狂的举动。”
“这个时候,弗雷,你只需要去信一封,向皇帝诉苦,告诉他沃腾和卢瑟-胡斯这个不靠谱的计划,十年分期的白嫖做法,至于这个方案,也是你为抗混大局考虑,只想着能够早日解决北方的混沌狂潮,因为年轻经验不足,没有想好方式方法,做事情显得极端了一点,但是我们的出发点是为了帝国,为了大局着想嘛,那么这个时候对皇帝,对整个帝国宫廷和帝国子民来说,谁忠,谁奸,不是一目了然了么?”
弗雷德里克此时脸上已经彻底呆滞。
这就是高等精灵的宫廷政治么?一个无比棘手的问题,艾丽萨拉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努尔男爵突然感觉到,艾丽萨拉和诺艾尔真是上天送给他的宝物,一个内政外交宫廷政治大师,一个行军布阵战术战略专精。
而艾丽萨拉看着弗雷德里克满脸庆幸的样子,心里一笑。
她找到她在他身边的定位了,未来只要把弗雷德里克扶上帝国皇帝的宝座……她还有机会逆袭!
当天晚上,艾丽萨拉躺在自己的卧室之内,小女王穿着可爱的兔子图案睡裙,她稍微梳洗了一下,就准备入睡了。
然而,她的房门之外,传来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似乎非常犹豫,一会儿快步接近,来到房门门口的位置突然停住不动,再无声息。
过了一两分钟,脚步声又开始快速远去,直到消失不见。
再过一两分钟后,又是快步接近的声音。
循环往复,半个多小时不停。
她明白了什么,小女王立即翻身而起,赤裸粉嫩的白玉小脚套上拖鞋,她偷偷地打开了房门,露出一条缝,暗中观察。
只见弗雷德里克像是练习竞走一样,在走廊上走过来,走过去,走过来,走过去。
艾丽萨拉忍不住笑了。
“弗雷?”
“啊?!”男爵被小女王这一声叫得吓了一大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艾……艾丽?我不是,我……我只是,只是想……”
“你这是在干嘛呢?”小女王揶揄地用着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男爵,让他几乎无地自容。
“好了,进来吧。”艾丽萨拉没有过多地捉弄弗雷德里克,她轻轻地打开房门,然后转身进入了房间。
弗雷德里克不停地咽着口水,男爵看着虚掩着的房门,心潮澎湃,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打……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