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夏渊,就是最为顶尖的存在。
就算是放眼历史之中,也是无双的!
虽然仅仅只是元神一道,可夏渊的元神一道,已经超越了历史之中,近乎全部的存在了。
就算是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也知道,除了在原始时代之中,不然后世根本就看不到第二尊可以和夏渊相比的逆天存在!
而夏渊,就是这样一尊存在。
所以,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出现了。
所以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直接来到了这里,甚至直接将最终的奖励拿出来。
就是因为他知道,夏渊可能是他这一生之中,遇到的最终,遇到的唯一了。
培养一尊盖世的妖孽,倾尽自己全部的一切,只是为了一尊盖世妖孽。
只是因为——
不甘心!
就是不甘心啊!
怎么可能甘心呢!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帝世無雙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突破!浩劫襲來!
对于这些盖世的存在而言,他们如何可以甘心!
曾经的时代之中,他们俯瞰天地,他们为岁月之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若非是受到时代的桎梏,那么他们的存在甚至已经开辟天地,成为开天圣皇的存在了。
但是,却连对手究竟是什么,就这样消失在了历史之中,这让那些无上伟大的存在,真的不甘心啊!
所以,他们渴望看到最终的真相,哪怕就是现在的他们,已经处于陨落状态之中,依然还是渴望!
虽然,他们已经死去,但他们的意志却已经存在了下来!
哪怕就是这些意志看到,那也是值得的!
夏渊无言…
只是,为了求到一个真相!
“和我们一般的存在,有着太多太多了!”
“但凡是那些盖世的存在,没有一尊不想知道最终真相的!”
“也许,有很多存在知道,他们自己是无法完成这样的事情。”
“所以,他们会倾尽自己的一切资源,只是为了可以培养出一尊无上的妖孽来!”
“那些已经腐朽的强者,已经没有这样的资格了。”
“就算是他们如何的修炼,如何的疯狂,如何的强大,最终的他们的桎梏,已经注定了…”
是的,那些盖世的存在,那些曾经时代之中无敌霸主,虽然可怕到了极致,但他们已经是属于过去的时代存在了!
不说在全新的时代之中,他们的机缘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就算是还有天大的气运又能如何呢?!
曾经在他们风华正茂的时代之中都无法做到,那么指望他们在以后可以做到?
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期待,期待未来的时代之中,走出一尊无上逆天的妖孽存在。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太小太小,越是以后的时代之中,越是难以走出无上逆天的妖孽来。
但诸多的存在,还是期待这样一幕的出现。
因为,这是那无数存在唯一的希望了!
过去,已经是过去,再也不会存在任何的希望。
希望,永远都在未来…
这一刻,夏渊似乎想到了什么。
界域战场…
是的,就是界域战场!
那,不就是现在的这样吗?
曾经时刻之中,古苍始祖口中的那个他,那个经验无双,已经是时代至尊级别的存在,不就是最终选择了这样的道路吗?!
只是,他选择的更加可怕夸张!
因为,其他的存在的选择的是,是封印时代。
而他,则是将时代彻底的葬送,化作那古老的界域战场,只是为了培养出一尊无上逆天的妖孽来!
是的,就是如此!
而且,按照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说法,如今的时代之中,在这无尽混沌之中,估计这样的地方不会太少吧!
想到这些,夏渊看向了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
而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似乎也知道夏渊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是的,如果你机缘要是足够,那么在这个时代之中,你可以得到无法想象的提升!”
“从原始时代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无数的时代了,这其中诞生的,强大到需要自我封印的时代,也是多不胜数。”
“而这其中,如我们一般选择想法的,有很多很多…”
界域战场和这里,只是其中之一,却并非是唯一!
“那些机缘,虽然存在了无数的岁月,但无需担心会被其他的存在夺走…”
“因为…”
只是说了因为两个字,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因为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相信夏渊是可以理解的。
理解吗?
自然是理解的!
夏渊十分清楚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好像是在这里一般。
是的,前面都是有着不少的机缘,而确实也是有无数的存在已经将这些机缘全部拿到了。
然而…
这又有什么用途呢?
就算是得到了这些机缘,又能如何呢!
因为,这始终都是一些最简单的机缘,真正那些大机缘,都是在后面的关卡之中。
可是,又有几尊盖世妖孽,可以走到最后呢…
别说最后了…
就好像是现在的这九座圣殿。
在夏渊之前,这九座圣殿最高的记录,就是三座圣殿!
只是三座圣殿而已!
仅仅,只是三座圣殿啊!
九座圣殿,和三座圣殿有着相比的地方吗?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无数的时间之中,始终没有任何的盖世妖孽可以走到这第四座圣殿之中,俺么更别说之后的第四第五,乃至第九圣殿的存在了。
所以这些圣殿之中存在的那无数机缘,始终还是存在的,就算是过去了无数的岁月,依然还是存在的。
其他的那些秘境试炼之地,或者说曾经那些时代至尊遗留下来的机缘,也是如此的。
如果你要是不够强大,不够逆天的话,那么完全没有可能得到!
但是,自从原始时代自我封印之后,天地之间的气运已经少了太多太多,而这样的气运之下,想要诞生出一尊无上天的妖孽来,真的太难太难了。
就算是在原始时代之中,也没有几尊妖孽可以得到这些机缘的。
因此,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
这些机缘,就算是过去了无数的时代之后,依然还是存在的。
依然还是存在于这个时代之中,只要夏渊足够逆天,那么同样是可以得到的!
想到这些,夏渊也是有些眼神火热。
这些时代至强者们,他们留下来的机缘,都是真正逆天的机缘。
就算是那些同为时代至尊的存在,也会感到疯狂的机缘啊!
如果不是本身已经注定寂灭,如果不是因为本身,真的已经无法继续走下去,那么这些存在,怎么可能将这样的一些机缘拿出来呢?
就好像是现在的这些生命本源物质…
夏渊现在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自己这一次,真的要突破了!
是的,肉身尚未痊愈之下,他就要突破了。
这在之前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
太过浓郁了,简直浓郁到夏渊都无法想象!
现在夏渊的生命本质,太高太高了,如果不是受到境界的限制,那么他的生命本质还会更高的。
这些生命物质都没有浪费,而是储存在了夏渊的本质之中,等到夏渊的境界提升之后,那么这些生命物质就会源源不断的补充夏渊的生命本质。
这一点,才是最为关键的。
一旦要是境界突破,那么寿元的危机也算是解除了,虽然夏渊从来就没有在意过这所谓的寿元危机。
不过如今没有这一方面的顾虑也是最好的了。
现在的夏渊,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而这样之下,等待夏渊完全恢复之后,那么那时候的他——
将会是最为逆天的夏渊!
到时候,这些机缘…
想到这些,夏渊浑身有些火热起来。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或者说所有的时代都是如此。
越是逆天的妖孽,那么得到的资源就越是逆天,他们未来的成就就越高。
而一般的那些妖孽…
只会更加的一般。
所以,如果你想要成为无上的存在,那么就需要从最开始的时候就不断的提升自己。
一步落后,那么步步都会落后啊…
“好了,现在你应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看着夏渊,又一次恢复了之前那种慈祥的面容。
虽然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长相无比的年轻俊美,但对方的笑容却充满了一种慈祥之感。
毕竟,这是一尊无数时代之前的存在。
“现在,离开这里吧…”
“我希望,我的选择没有错…”
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深深的看着夏渊。
“你,算是我们所在时代,算是我们族群无数时代之中,唯一的一个选择。”
“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夏渊轻轻点头,躬身行礼。
对方,已经对夏渊付出了很多了,该有的礼节还是需要的。
“离开这里吧。”
“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机缘了…”
“希望,在我寂灭之前,可以知道最终的真相吧…”
最后深深的看了夏渊一眼之后,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终于还是挥动了手臂。
而这一刻,夏渊已经出现在了外面的圣殿之前。
此刻,这第九座圣殿已经关闭,是永远的关闭!
除非有一天,夏渊带着真相重新来到这里…

夏渊盯着那门户看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
正如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所说的,最好的回报,就是将真相带来。
不管是那尊古海叶楼一族的存在,还是其他的那些无上伟大的时代至尊,他们早就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甚至是已经陨落的存在了。
任何的报酬——
还有什么,是比起这生命本源物质更加珍贵的吗?
连这样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足以说明他们已经不在乎任何的外物了。
这些存在最终追求的,还在追求的,只是那最终的真相罢了…
“我会的…”
夏渊转身,终究还是离开了这里…

顷刻间,璀璨的光芒不断出现。
夏渊的气息不断的强大起来。
那种可怕的威能,瞬间弥漫整个天地之中。
恍惚之中,那诸多盖世的妖孽都看到了!
他们,都看到了虚空之中那尊可怕的妖孽!
是的,可怕,极致的可怕。
让人,无法想象的可怕!
这些妖孽不是白痴,知道现在的夏渊正在突破之中。
而一般来说,突破之中的妖孽,那是最容易被击杀的。
毕竟这时候的他们,都是出于一个十分不稳定的状态之中。
可此刻,却始终没有任何一尊盖世妖孽出手。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夏渊展现出来的威能,简直可怕到不可思议。
虽然,这些盖世妖孽都是可以看出来,夏渊只是从那蜕凡境进入到养道境之中。
这样的境界在他们眼中,就算是养道初阶的存在,那也是最最底层的存在。
但此刻夏渊突破时候的这些动静,简直就是可怕的过分啊!
之前的时候,看到夏渊的境界和正在突破的样子,还有一些盖世妖孽蠢蠢欲动。
但现在…
干扰别人突破,那可是不死不休的事情。
虽然在这里死了,并非是真的死去,但如果要是外面呢?
在这净莲天台之中,可是不禁止杀伐的。
当然,如果要是没有任何原因没有理由的同门相残,那么惩罚绝对是最为残酷的。
可如果你要是正当的理由,那么净莲天台会给你提供一个平台的。
公平一战!
生死由天!
这些盖世妖孽自付,就算是他们如今境界远远碾压夏渊,可一旦真的面对夏渊的话,那么还是必死无疑的。
为了一百积分,去得罪这样的一尊盖世妖孽,那简直就是找死的!
而且…
这些盖世妖孽也不知道,就算是自己出手,是否可以真正击杀那尊妖孽呢…
没有存在知道…
而此刻,无尽虚无之中。
诸多净莲天台大佬们,一个个目光都是无比的诡异。
他们相互对视,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那种疑惑的色彩。
“这夏渊,不是还在受伤之中吗?”
“他的肉身,不是还处于那种重创的状态之中吗?”
说话间,这些净莲天台大佬都是看向了墓。
而此刻的墓,同样也是一脸迷茫的色彩。
是的,墓也在疑惑啊!
现在的夏渊,应该还是处于那种重创的状态之中才对。
可为何,夏渊此刻就要突破了呢?!
这有点不合常理啊。
如果你本身无法将各个方面都提升到极致,那么想要突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几乎不可能,而根本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夏渊…
“之前我曾经感受过,夏渊想要恢复自身的伤势,就算是有着我给予的那些天材地宝奇珍异宝,没有一二十年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才是…”
要说这其中,最最感到迷惑的还是墓了。
因为墓,是真正见识过夏渊状态的存在啊。
但现在…
夏渊竟然就要突破了?!
是的!
这些净莲天台大佬都是可以分辨出来,那分明就是夏渊要突破进入到养道境的景象啊!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养道,夏渊突破时候带来的这种可怕的异象,简直夸张到了极致。
听到墓的话,周围的那些净莲天台都是微微皱眉。
他们可不相信墓在欺骗他们。
因为,这根本就是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意义啊!
既然墓没有欺骗他们,那么现在这一切又是为何呢?
不懂,真的不懂,一尊尊存在眼中,都是疑惑的色彩…
“很简单,因为他的积累,已经达到了极致之中的极致。”
“不管是生命的本质存在,还是对于力量的感悟,又或者是自身的实力存在。”
“夏渊,已经提升到了最为极致的程度了,已经再也无法提升哪怕一丁点了。”
“而这时候,所谓的桎梏封印,所谓的境界枷锁,在他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了…”
净莲天台圣主,第一次开口了。
此刻净莲天台圣主眼中,闪烁着一种谁都无法理解的色彩。
那是一种震撼,一种可怕,一种微微疯狂的期待色彩!
诸多的净莲天台大佬都是一愣。
极限之中的极限?
甚至,就连境界都已经无法压制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
恩,只是他们没有听说过!
是的,这些净莲天台大佬,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出现。
但是这却不妨碍他们通过净莲天台圣主的这些话,将事情的真相换原出来。
那么,事实是如此吗?
这些存在不知道,甚至就连墓,此刻也是一脸茫然的色彩。
他看向了那边的净莲天台圣主。
而此刻净莲天台圣主正好看来,只是这一次净莲天台圣主眼中,却多出一些让墓有些疑惑的深意…

终于,还是要突破了…
就算是夏渊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地方突破。
对于其他的存在而言,突破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因为,这是圣贤霸主到至尊天王的境界突破。
这样的境界突破,需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就算是那些最为顶尖极致的妖孽,也是没有办法完成在瞬间的突破。
当然,如果真的是最顶尖极致的妖孽,他们还是可以突破的,而且还是比较轻松突破的。
这枷锁虽然可怕,但对于那些盖世的妖孽而言,还是不算什么的。
不过,从圣贤霸主到至尊天王境界的突破,确实是比较困难的。
毕竟,这其中可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壁垒啊!
那是,法则的感悟和大道感悟之间的差距。
感悟大道之力开始,才算是真正的进入到了强者的世界之中。
虽然在这真实的无尽混沌之中,这只是养道境,只是初步踏足而已。
但终归,这已经是触碰到了道的境界了。
在圣贤霸主进入到至尊天王,蜕凡境进入养道境的时候,将会遇到两大难题!
第一,就是感悟的问题了,唯有感悟了一丝大道之力,才有可能进入到养道境界之中,成为至尊天王的存在,而显然夏渊对于大道的感悟…
不说完全掌控了大道的存在,起码夏渊对于大道的理解,已经不是这些存在可以想象的了。
第二点,就是那劫难的存在了!
是的,劫难!
因为,这是本质改变的一次蜕变,所以天地之间会降临一些劫难。
这劫难是阻碍,是惩罚,但同样也是奖励!
渡过劫难,代表你将会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之中。
同样的,这劫难一旦渡过,那么也是可以得到无数的好处。
其中那些充盈的力量,都是大道的本质之力,有着无数的感悟!
这种感悟,可是最本源的感悟,和那些强制留下来的感悟等等,是完全不同的。
一旦得到这些感悟,那么你本身也是可以得到飞速提升的。
只要可以渡过这两大关卡,那么就可以顺利蜕变了。
而这两大关卡…

虚空之中,在这秘境的无尽虚空之中,一种种可怕的规则之力不断交织。
这里,只是秘境,并非是之前界域战场那样的独立世界!
这里的规则,还是受到外界规则的控制。
所以,当有存在提升到,或者作出了一些引动规则惩罚的时刻,这天地之间的惩罚,就会降临了…
夏渊看到,自己的头顶上空出现的那些可怕极致的威严,感受到那些汇聚而成的强横可怕的力量。
那些,都是最为恐怖震荡的一些覆灭之力,一些规则之力,一些惩罚之力,甚至还有无数的破灭之力!
这种破灭之力,甚至比起夏渊之前在第七圣殿之中遇到的那尊规则之主,更加的可怕纯粹!
当然,也只是纯粹了。
而这,也是应该的,毕竟这是天地之间本源的惩罚。
夏渊抬起头,看着那无尽阴云的汇聚,嘴角却出现了一丝弧度。
那是开心…
是的,开心!
因为,夏渊感受到了。
这些阴云之中蕴含的,充盈的都是一些无上可怕的力量。
都是一些,最为可怕的最本源大道之力!
其他的那些秘境或者传承之中,那些盖世强者留下来的无上传承,对于夏渊的帮助其实不是很大的。
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没有。
那是因为,夏渊的大道特殊,感悟那些东西对于自己的大道没有任何提升的地方。
所以,夏渊需要的,就是自己一步步去感悟那些本源大道了。
但现在却不同!
因为这些惩罚,都是大道本源规则的惩罚,这其中蕴含的都是对于夏渊本质大道的提升!
这,就和他自己去感悟,属于完全一样的。
因此…
“机缘啊,天大的机缘啊…”
夏渊很开心,很激动。
只是此刻夏渊周围,那虚空之下的诸多盖世妖孽却就不是这样想了。
他们一个面色都是惨重到了极致。
这些盖世妖孽之前还在想,要不要在夏渊经受劫难的时候给夏渊制造一点困难呢。
但现在——
想个屁啊!
这,只是刚刚形成,只是刚刚出现。
可就是刚刚出现之下,那种威能,那种可怕的震荡,也已经完全超越了任何的存在想象了…

“可怕,无尽可怕啊!”
一尊古老的净莲天台高层大佬开口,眼中还带着那种惊颤的色彩。
没办法不震撼。
虽然这些劫难,在那些净莲天台高层大佬眼中和没有差不多,随便一道意志就可以将这些所谓的浩劫驱散。
但他们没有忘记,现在正在渡劫的是谁!
夏渊!
那只是一尊蜕凡境界的存在啊!
这样可怕的浩劫,足以将一切和一切都彻底的虚无了,将无数和无数都彻底的抹杀了。
而这,只是夏渊的劫难!
“只是这开始时刻的压制,这种气息的存在,就要超越了那些无上之上妖孽浩劫降临时刻的威严了…”
“不,是超越他们劫难,巅峰时刻的气息了!”
“这,就是少年至尊的劫难吗?”
有些净莲天台大佬,此刻都是微微叹息。
实在可怕的有些过分,这样的气息这样的力量,简直超越了极致的想象啊。
别人——
不,不是别人,而是那些在整个三十三天之中,都有资格称呼一声顶尖盖世妖孽的无上之上妖孽。
他们的浩劫在最为强大的时刻,也只是勉强可以和夏渊现在时候的威能想到罢了。
而要知道…
这浩劫最开始时刻的威能,相对于整个浩劫来说,几乎可以说和没有差不多!
此刻都有着如此的威能,那么如果要是这劫难,真正完全降临的话…
这些净莲天台大佬甚至已经不敢去想象了…
“不,少年至尊…”
“哪怕就是血池炎侯这样少年至尊中,算是强大级别的存在,他的劫难,也远远无法和现在相比!”
“甚至,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也有净莲天台之中的大佬存在开口了。
这些开口的大佬,曾经都是少年至尊级别的存在。
而他们自然对于这些劫难的强大程度,有着最为清晰的了解了。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甚至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啊!
“那么,夏渊可以渡过这样的劫难吗?”
有些大佬,眼中出现了一抹担忧的色彩。
夏渊,虽然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都是无比的认同,可这些净莲天台的大佬还是没有忘记。
如今夏渊,不是巅峰!
他的肉身,还是受到了重创!
在这样的浩劫之下,肉身的作用会被无限放大的。
而没有肉身的辅助,那么夏渊如何可以渡过这浩劫呢?
当然,也并不是说没有任何的希望。
夏渊的希望还是很大很大的。
但他们也清楚,就算是夏渊真的可以渡过这浩劫,但得到的好处也是微乎其微的啊!
很忧伤…
如果这要是在外面的世界之中,那么这些净莲天台大佬们估计已经出手,帮助夏渊了。
虽然那样夏渊可以得到的好处会少一些,但总比起处于危险之中,什么好处都得不到的强多吧!
不过…
现在说这些都是没用了。
因为,他们是无法进入到那一处试炼之地中的。
甚至,就算是分身也无法进入其中。
而一旦进入的话…
分身崩灭,引起整个试炼之地的崩碎,最终所有的生灵,处于这试炼之地中所有的生命,都是一起陪葬的!
因此,这些存在知道现在夏渊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了…

夏渊,无所谓这些。
真的无所谓。
原始浩劫在夏渊的眼中,如今的眼中都是不算恐怖了,那么这区区的劫难又算什么呢?
哪怕,就是他夏渊遇到的浩劫无尽可怕,哪怕就是夏渊遇到的这浩劫,堪称从未出现过的。
哪怕,就是如今夏渊,尚未恢复到极致圆满之中,肉身的威能都无法动用。
但那又如何呢?!
夏渊,依然无惧——
恩,夏渊是无惧分毫了。
但是此刻处于这劫难笼罩范围之中的那些盖世妖孽一尊尊却都是已经开始有些绝望了。
没办法,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危险啊!
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虽然他们之前的时候,也是想过暗算一下夏渊,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逝。
暗算夏渊,怎么看怎么都是不合算的。
所以这些存在,直接将这样的想法排除出去了。
可谁能想到,他们不想暗算夏渊,却要被夏渊连累了啊!
没错,就是连累了…
因为此刻夏渊存在于这里,让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走啊!
这可不是外面的世界之中,规则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顷刻间就是千万里的距离。
在这里,这些盖世妖孽甚至连想要飞行都是很难很难的事情,就算是那些最顶尖的妖孽,真的可以做到虚空飞行。
但是——
他们只是飞上来一小会就要完蛋了。
看着夏渊头顶之上,那可怕到震撼的阴云…
除非是他们燃烧生命,不然是绝对无法逃走的…
只是,在这里又不是真的会死亡,所以燃烧生命什么的,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此刻,这些盖世妖孽的心中都是后悔无比。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啊。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些盖世妖孽只能用那种无比幽怨的眼神看着虚空之中的夏渊了。
至于说怨恨…
肯定是有的,但是这些妖孽不会傻到在这样的时候表现出来。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对于夏渊那种可怕的威势感受还不是那么深刻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清楚无比了。
太过可怕!
看着虚空之中,那无尽可怕恐怖的阴沉劫云存在,这些存在心中就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夏渊这样的存在,未来在净莲天台之中的地位还用想吗?
这又不是什么生死之战,为了这样一次试炼机会,得罪未来净莲天台绝对的主角,甚至是未来净莲天台之中,真正权利顶尖的存在,那才是脑袋有坑呢。
所有,此刻这些盖世妖孽,也只是用那种无辜到极致的眼神不断看着夏渊…

夏渊,自然不会在这些盖世妖孽了,因为此刻的夏渊,已经处于一种激动之中!
运气!
或者说,气运!
虽然那无数的气运都是被夏渊融合到了自己的大道之中。
但是,这气运带来的那种好运,却还是始终存在的!
刚刚得到了这本源物质的蜕变,让自己的生命本源完成了跃迁,这本身就是无法想象的逆天好处了。
然而现在,竟然就遇到了这样的劫难!
是的,在别人的眼中,劫难就是浩劫,是任何存在都不想遇到的。
虽然劫难之后,可以得到一些好处,但是这些好处比起劫难之中那九死一生的危险来,真的不值得啊!
可夏渊不同!
在夏渊眼中,这些劫难,就是难得的补品啊!
可怕的浩劫,这其中不仅仅隐藏了那些原始的感悟之力,而且本身这些劫难,对于肉身就是有着无法想象的好处!
是的,也许其他的存在都没有发现,或者就算是发现了,也不会疯狂到去想这些的。
但夏渊不同啊!
两次原始浩劫,让夏渊从其中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夏渊的肉身,更加是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帮助和提升。
这一点,是任何都无法相比的。
而如今,又是这样的情况。
这些浩劫,比起原始浩劫来差了太多太多了,而且就算是原始浩劫又能如何呢?!
夏渊从来不会在意这些!
夏渊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虚空之中那无尽可怕恐怖的浩劫,感受着其中充盈的那种可怕的威能。
夏渊,在等待!
是的,夏渊还在等待,等待那无尽浩劫最为极致时刻的降临!
而这,才是夏渊期待的。
现在这可怕的劫难威能远远没有达到极致,这代表的,也是其中的那种好处,尚未达到极致程度。
所以,他现在还需要等待!
这样的时间,没有太久。
因为就在下一刻,终于还是出现了!
那恐怖的动荡,无尽的浩劫,终于还是完全彻底的凝聚了!
那种可怕的威严…
上百尊盖世妖孽,帝耀极致甚至是无上之上的妖孽,只是在这可怕的威严之下,瞬间就失去了自己的行动能力!
他们,直接就这样跪在地面之上!
这一刻,那些盖世妖孽的眼中,都是惊恐无比的色彩。
任凭他们如何想象,也绝对无法想到这样的一幕啊!
只是,仅仅只是这些威严的存在,竟然就直接将他们压制在了地面之上。
面对这样的劫难,他们还有对抗的可能呢?!
可怕,恐怖,这就是那些盖世妖孽心中唯一直观的印象了,除了这些之外,他们已经想不到任何其他。
终于,虚空之中的浩劫之内,出现了无数可怕震撼的异象,那是一道道恐怖的雷霆闪烁。
这,并非是真正的雷电之力,而是一些规则,一种大道本质演化出来的。
代表的,就是这本源规则的惩罚!
只是一个瞬间,这无尽的规则,就这样从天而降了!
此刻,不仅仅只是这些现场之中的盖世妖孽,就算是净莲天台之中的那些大佬们,也都是无尽的紧张。
这,只是第一道杀伐。
这是最弱的一道杀伐!
而看夏渊抵挡这一道杀伐时候的姿态,这些存在就可以知道,夏渊是否可以渡过这一次的劫难了。
而后,他们看到了!
所有的存在,都看到了!
他们看到的,是最为可怕的夏渊,是最为恐怖的夏渊,是最为疯狂的夏渊!
他们看到的,是一尊让他们根本无法去想象的夏渊啊!
因为,那一刻的夏渊竟然,他竟然!!
他,面对这无尽可怕的浩劫,没有选择强势的面对,但同样没有选择防御!
一般面对浩劫,要么是防御,抵挡那些浩劫产生的可怕威能,要么就是选择强势的击碎!
而夏渊,没有选择!
他竟然,就任由那无尽可怕的雷霆,这样斩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
这一刻,所有的存在都呆滞了。
他们想过无数的可能,甚至想过夏渊可能会用禁忌法术,直接将虚空之中那可怕的劫难直接轰碎。
这,不是不可能的,毕竟禁忌法术之中蕴含的,可是禁忌之力啊!
当然,这些净莲天台大佬也想过,夏渊会施展出那次元盾来,将无数的杀伐阻隔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之中。
这些都是他们想到的办法,但是他们唯独没有想过,夏渊竟然不做任何的抵抗。
竟然,任由那无数可怕极致的恐怖杀伐降临,就这样降临到自己的身体之上,不做哪怕丝毫的抵挡!
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的想象啊!
“这夏渊,这夏渊!”
“他究竟,打算做什么!!”
“他究竟在做什么!!”
一些净莲天台大佬已经震荡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那些劫难。
如果只是寻常劫难的话,那么夏渊是可以无视的,夏渊可以强势面对的。
但现在,这劫难的可怕程度,就算是那些净莲天台大佬这一生之中也是从未见识过的。
甚至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
而面对这样可怕的极致浩劫,夏渊竟然,竟然选择使用肉身抵挡!
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诸多的净莲天台大佬,瞬间震荡了…